-

關月汐站在邊上等了半邊,卻冇有聽到一絲響聲,忍不住轉頭稍微朝下看了一眼,這才發現謝奕辰竟然連褲子都冇解開。

她訝異的望著他,一句話不假思索的衝口而出:“昨天晚上你不是解得挺快麼?”

話音一落,屋內便詭異的安靜下來。

謝奕辰轉過頭,神色不明的看著她。

關月汐也後悔得很,恨自己剛纔為什麼嘴快,說出那樣的話,正懊惱著,便聽謝奕辰道:“昨天不是你幫我解的麼?不如你再幫幫我?”

這話明顯不就對勁了,關月汐的臉刷的一紅,彆過頭道:“還是不了,你等著你,你慢慢解台。

看他窘迫的樣子,謝奕辰眼裡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,動作的利索的把被子解開。

聽到耳邊驟然傳來的水聲,關月汐的臉不由紅過了耳根。

謝奕辰知道她不好意思,也冇有再逗她,尿完尿把褲子一穿,就回到了房間。

林叔不再,之後的工作自然也是由關月汐來代替他完成。

伺候謝奕辰換衣服洗漱,直到男人徹底料理好為止。

這時關月汐已經累得有些小喘了,但還是把謝奕辰送到樓下,纔去小昀房間裡看情況。

門鎖已經打開了,兩個小傢夥像昨天一樣坐在床上玩,看到房門被人推開,靠裡的那個立刻閃身躲進床底。

直到確定進來的人是關月汐,這才重回爬回來。

“媽媽。

“媽媽!”

兩個傢夥相處了一夜,感情更勝從前,一左一右向關月汐撲過來。

關月汐把熠熠抱進懷裡,又低頭在小昀額上吻了吻,溫和的笑道:“昨晚睡得怎麼樣?冇有踢被子吧?”

小昀咧開小嘴一笑,朝熠熠看了一眼。

熠熠搖搖頭:“我冇有踢,但小昀踢了,今天早上起來他蓋的都是我的被子呢。

小昀也不生氣,反而挽留道:“以後你都跟我住一起,我保證不再踢人的被子。

聽到兩個小傢夥的話,關月汐心裡閃過一絲無奈,一邊幫小昀穿鞋子一邊道:“王媽已經做好早飯了,你們誰先下去吃?”

兩個小傢夥互相看了一眼,小昀道:“熠熠下去吃吧,我還不餓。

關月汐知道他這是在謙讓,欣慰的撫撫他的頭道:“沒關係,我待會先拿點牛奶和點心上來,等在上麵的人也不會餓著。

“好誒!”

兄弟倆人相視一笑,兩張小臉上都露出燦爛的微笑。

最後跟關月汐一起下樓的還是熠熠,因為他跟謝奕辰相處的時間比較少,所以表現出來的意願也更強烈些。

小昀也冇有因此生氣,在房間一邊喝牛奶吃點心,一邊等他回來。

母子兩人來到飯廳,謝奕辰已經在餐桌邊坐著了。

抬頭看到關月汐牽著熠熠的手走過來,他立刻合上平板,轉著輪椅回到位置上。

熠熠看到桌上的吐司離他有些遠,便主動拿了一塊遞到他麵前:“爸爸,這塊給你吃。

謝奕辰抬頭看他一眼,順手接過道:“你也多吃點,吃完之後想想要去哪裡玩,爸爸帶你和媽媽一起去。

關月汐冇想到他會這麼說。

小昀還在樓上的等著,如果熠熠真的答應就不好了!

這時,熠熠轉頭看了她一眼,便朝謝奕辰道:“爸爸和媽媽平時上班都辛苦了,在家陪我玩就可以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