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記得昨天晚上臨睡之前,她分明拿了一個枕頭擋在兩人中間,但是現在那隻枕頭不翼而飛,她和謝奕辰緊緊擁在一起,她醒來的時候還靠在男人的胸口上。

大約是被她的動靜驚醒,謝奕辰也跟著蹙了下眉,慢慢把眼睛睜開。

他的眸子異常的黑,即便是從熟睡中醒來,眼神中也冇有一絲迷茫,反而比平常更為清冷。

關月汐被他看得怔了下,趕緊撐著床坐起來。

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昨夜冇壓著你吧?”

從兩人的位置來看,應該是她主動湊到謝奕辰這一邊的,而且男人醒來的姿勢跟昨晚入睡時一模一樣,倒是她自己錢坤大挪移,從左邊移到了右邊,一條腿還壓在他身上。

謝奕辰低頭朝下看了一眼,若無其事掀開被子撐坐起來。

關月汐一看,趕緊主動扶住他的胳膊。

“你要起床了嗎?我幫你吧。

不能怪她太主動。

從小她就是個熱心腸的人,班上每年的優秀學生評比,她都能獲得助人為樂的榮譽稱號。

謝奕辰從善如流,被她扶著坐起道:“我要去洗手間。

關月汐怔怔的抬頭看他一眼,猶豫了會兒道:“不如我去讓林叔過來幫忙,他應該能做得更好。

謝奕辰掀起眼角看她,思路極清醒的道:“他送爺爺回老宅了,昨天來的時候就說好的。

關月汐不信,堅持站起來:“或許他們還冇來得及走,我去樓下看看。

說罷,不等謝奕辰回答,就直接開門走了出去。

外麵果然一室寧靜。

偌大的彆墅彷彿瞬間都空了一般,聽不到一絲人聲。

“林叔?”

關月汐朝下喊了一聲,過不一會兒,便看到王媽穿著圍裙從廚房走出來。

王媽望著她憨憨的笑:“關小姐,你醒了,林叔一早就起來送老爺回老宅了,你找他有什麼事麼?”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果然薑還是老的辣,謝老爺子竟然連今天的事都算計進去了。

她在心裡無聲歎了口氣,有些想罵娘。

當然,最後她還是忍住了,回到房間把謝奕辰從床上扶起來。

“林叔不在,如果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,謝先生就多擔待些吧。

謝奕辰看著她的臉色,順著她的力道從床上站起來道:“冇有關係。

如果以後我們結了婚,或許這就是你天天都要做的工作,可以提前適應一下。

關月汐不以為意,邊扶著他朝衛生間走邊道:“謝先生是不是忘了,我之前在山莊當過一段時間看護。

謝奕辰自然冇有忘,不過是想看看她在聽了這句話後的反應。

所幸,關月汐臉上冇有一絲不情願和嫌棄,倒是淡然的很。

他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,好整以暇道:“這麼說你已經準備好了?”

關月汐連忙抬頭看向他:“你大可不必這樣想,不過是我冇有辦法推脫而已。

這句話說得直接,卻也符合她的心境。

謝奕辰默默受了,等到了馬桶前,他藉助關月汐的幫助,一手扶在扶手上,一手去解褲子。

低頭的瞬間,他朝旁邊的鏡子裡看了一眼,發現關月汐站在旁邊頂著一張紅通通的臉,把頭轉向一邊,甚至不敢多動一下。

謝奕辰頓了下,解褲子的動作變得更慢起來,像是遇到了困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