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關月汐的聲音,他沸騰的血液也似乎聽到了某種召喚,更彭拜的湧動起來,某處的反應也越發不可收拾。

但關月汐卻不知道他的煎熬,看他低著頭冇有反應,便以為他真是哪裡不舒服,上前走到他身邊道:“謝先生,你……”

話才說到一半,她就感覺自己的手被人猛的抓住,接著整個跌進男人懷中。

“這可是你自己找上門的。

謝奕辰咬牙說著。

因為過度忍耐,他眼睛變得通紅,樣子看上去有點嚇人。

關月汐愕然的望著他,待感覺到男人的體溫高得異常,身下也有個東西頂著自己,便反應過來。

“你——”

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了,上次在郭家的宴會上,謝奕辰似乎也中過一次招。

可今天一整天他們都在家裡呀,怎麼會發生這種情況呢?

關月汐驚訝的想著。

雖然心裡狐疑,但她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境遇有些微妙,趕緊用手抵在謝奕辰胸口道:“謝先生,你冷靜點,我可以幫打電話叫醫生。

謝奕辰雙目赤紅的望著她,就像一頭餓極的狼。

“你過來做什麼?”

他想確定一下,關月汐是不是特意過來看他的。

關月汐被他看得有些發怵,下意識道:“我剛纔在外麵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,以為是你摔倒了,所以過來看……”

她話未說完,便見上方的男人俯身而下,緊緊封住了她的唇。

隻這一句話,便足矣。

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,她確實是為他而來的!

謝奕辰情朝澎湃,心裡的歡愉像火焰一般,摧枯拉朽直竄而起,彷彿能將他整個人燒著。

關月汐被他凶猛的攻勢逼得毫無招架之力,整個人被謝奕辰使力扣在懷裡,隻能仰頭承受。

而隔著一扇門的屋外,正有人透過門縫偷看屋裡的情景。

當看到關月汐被謝奕辰抱在懷裡緊緊糾纏在一起時,謝老爺子才狡猾的笑笑,示意林叔把門關上。

“總算冇辜負我老頭子的一片心意。

謝老爺子眉開眼笑的說著,轉頭看到一疊衣物放在小昀門外,立刻點了點朝林叔道:“去把東西拿過來,無論如何,今天晚上都不許他們兩個分開睡。

林叔點點頭,十分利索的把東西搬了過來,動作輕巧的放在了謝奕辰門外。

等到一切歸於平靜,從門縫內傳出的喘息聲更加清晰。

關月汐腦子已經成了一團漿糊,變成跨坐的姿勢騎在謝奕辰腿上,兩人的緊緊貼在一起,對對方身體上的變化感覺更加強烈了。

她能感覺到男人的蓄勢待發,灼熱的呼吸噴薄在她皮膚上,燙得她忍不住瑟縮,連聲音都不成調了。

“謝奕辰……謝奕辰,你、你不能這樣……”

聽到她支離破碎的聲音,謝奕辰勉強停下動作,把唇從她嘴上移開。

“是你自己找來的,可怨不得我。

明明是強詞奪理的話,從他口中說出來卻理直氣壯,彷彿本該如此。

關月汐憤憤瞪著他,奈何和眼睛裡染了撩人的霧氣,那眼神落在謝奕辰眼裡反而更加勾人,彷彿是在撩撥他似的。

情動之下,他又低頭在她唇上啃了一口,卻冇有繼續深入。

關月汐急得不行,趕緊用手抵住他,生怕最後的防線也守不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