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點點頭,看著她轉身下樓,才抱著東西認命的朝小昀房間走去。

屋裡的兩個小傢夥其實也冇睡著,剛纔不過是為了讓關月汐早點離開才假裝閉上眼睛的,在她走後就爬起來透過門縫俏俏朝外看著。

當看到關月汐倒回來,便飛快的跑到床上用被子矇住頭。

關月汐推開門進來,就看到小昀正好奇的抬起腦袋朝她看著。

她不禁有些狐疑:“小昀,你不是睡了嗎?是剛纔我進來把你吵醒了嗎?”

小昀搖搖頭,朝她抱在手裡的東西看了看:“媽媽,你要去洗澡了嗎?”

關月汐點點頭,放下東西過來替他掖掖被子,讓他蓋好。

這時躲進被子裡的熠熠也把頭探出來,直接問道:“媽媽,你為什麼不去爸爸的房間?”

關月汐看著他不知怎麼回答。

小昀也附和著點頭。

“對呀,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媽媽都是睡在一起的,你講的故事裡,公主和王子最後也會結婚,可是爸爸跟媽媽為什麼是分開的呢?”

這可把關月汐問住了,無奈的朝兩個孩子臉上看了看。

斟酌道:“這個問題有些複雜,但是爸爸媽媽的問題,可不可以給些時間讓我們自己解決?等待解決好了,我再解釋給你們聽。

小昀搖搖頭:“媽媽,你不用解釋的,就算你以前跟爸爸是分開的也沒關係,以後我們住在一起就好了呀!”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她該怎麼跟自己的孩子解釋,她並不想跟他們的爸爸住在一起!

熠熠弓著小身子從被子裡鑽出來。

“媽媽,我也想以後一直跟小昀住在一起,我們以後不分開好不好?”

聽到這話,關月汐又是無奈又是心酸。

正不知該如何回答時,一陣聲響突然從外麵傳來,接近小昀房間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,接著便又朝另一個方向走去。

關月汐知道那時謝奕辰輪椅滾動的聲音,但她現在真的不想看到他的臉,隻好假裝冇聽見。

直到過了會兒後,外麵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接著似乎有什麼東西掉到地上,發出碰的一聲悶響。

母子三人坐在房間裡麵麵相覷。

小昀道:“媽媽,外麵發生什麼事了?”

熠熠好奇的朝門上看了一眼,道:“是不是爸爸摔倒了?!聲音好像從他房間裡傳來的。

聽到這話,關月汐心裡微微一緊。

剛纔那聲音又悶又重,聽起來確實是某種重物倒地的聲音,而且林叔今天晚上要照顧謝老爺子,王媽又回房間休息了,難道真是的謝奕辰在行動上遇到了什麼困難?

她立刻從床邊站起來:“我出去看看,你們呆在房間裡不要出聲。

兩個小傢夥齊齊點頭,等關月汐出門之後,兩人便一起從床上爬起來,把關月汐的衣物拿到房門口,從裡麵鎖上了房門。

趕到謝奕辰房間的關月汐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兩個兒子賣了,發現男人坐在輪椅上一動不動低著頭時,立刻狐疑的上前詢問:“謝先生,你怎麼了?”

此時的謝奕辰正竭力跟體內某種極速湧起的情潮做著鬥爭。

他知道肯定是剛纔那碗湯的原因。

十分鐘前,林叔把一碗湯送到書房,他喝完回到房間,就發現自己的情況不對了。

不光體溫逐漸身高,全身的血液也像煮沸了似的,直往腦門上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