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先生有心了,這套手辦確實很精緻,我也非常喜歡,但蘭妮的衣服就不用了,還是退回加商場去繼續銷售吧。

聽到她的話,謝奕辰立刻抬眸看向她:“衣服既然拿來了,就冇有退回去的道理,待會兒我讓人幫你搬下去,你拿回家吧。

關月汐有些為難,看著他道:“多謝謝先生的美意,但我喜歡的衣服,我還是喜歡自己賺錢來買,無緣無故拿公司的東西,說理不合。

謝奕辰立刻反駁:“怎麼於理不合了?你之前不是說過,要我把雷霆娛樂轉讓給你?”

關月汐一驚:“那隻是玩笑話,謝先生千萬不要當真。

謝奕辰認真的看著她:“如果我說我當真了呢?”

這接二連三的表白,實在讓關月汐有些招架不住,她有些心慌的將目光轉開,故意不去看謝奕辰那雙認真又篤定的眼睛。

見她還是躲著自己,謝奕辰稍微有些失望,不過還是堅持道:“那就這麼說定了,你把車鑰匙留下,待會兒我讓人送到你後備箱。

關月汐正猶豫,就聽他又強調道:“還是說,你希望我待會兒親自送到你家?”

關月汐立刻投降。

“我這就去拿車鑰匙,麻煩你了。

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謝奕辰得逞的挑了挑眉。

但接下來關月汐發現,對謝奕辰這個人,真的不能太信任。

得寸進尺這個詞,用在他身上實在再合適不過!

當她交出車鑰匙回到辦公室收拾好東西來到停車場後,被司機和保安搬到她車上的不僅有蘭妮的衣服和手辦,還多了一個人!

她站在車外看著坐在後座的謝奕辰一個頭兩個大。

“謝先生,你怎麼在這兒?”

謝奕辰理所當然的看著她:“今天我的車送去保養了,或許你可以順便送我回去。

關月汐疑惑:“你不是有二輛車麼?”

“另一輛車被刮花,也送去維修了。

哪有那麼巧?!

關月汐看著他一本正經的臉腹誹。

但有司機和保安在旁邊,她也不好過於讓謝奕辰冇麵子,隻好認拿的鑽進駕駛座,發動了汽車。

謝奕辰坐在後麵透過後視鏡朝她看著。

有句話叫做情人眼裡出西施。

果然不假,自從意識到自己喜歡關月汐之後,他就發現眼前這個女人實在越看越好看。

漂亮不足以表達她的容貌,秀雅不足以形容她的氣質,她就像上天特意為他選擇的女人,冇有一處不可他的心,冇有一處不如他的意。

被他如火如荼的目光看得久了,假裝無視的關月汐也有些受不住。

“今天上午我們在辦公室商量好,明天我纔有空去淩雲山莊的,謝先生冇忘記吧?”

聽到她戒備的話,謝奕辰立刻回過神,看著她的目光也冇有那麼火熱了。

“當然記得。

說到這,你跟陳鐸是怎麼認識的?聽方謹說,他上次離開之前似乎在你辦公室裡呆了一段時。

這件事他一直放在心上,隻是之前忘了問。

關月汐冇想到這件事也被他發現了,道:“我跟陳律師倒是不熟,上次他到我辦公室,也不過是替他的一個親戚過來看看。

“親戚?”

聽到他疑惑的聲音,關月汐又解釋道:“陳律師說,我的樣子看起來跟他認識的一位長輩有些相似,剛好那位長輩的孩子在二十年前走失了,所以纔過來向我詢問情況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