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奕辰平時在他麵前都極嚴厲,有時候他根本不敢把自己真正的想法表達出來。

但在麵對關月汐的時候他就冇有這種顧忌,可以你普通的小朋友一樣撒嬌,一樣表達自己的願望。

關月汐不禁有些心疼,在他額頭上吻了吻道:“媽媽答應你,明天就帶熠熠來跟你玩好不好?爸爸不讓你去上幼兒園是因為外麵有壞人,怕你遇到危險。

想對付謝奕辰的人實在太多,小昀又是他唯一的繼承人,小心一些總是冇有錯的。

整整一上午,熠熠都呆在關月汐辦公室裡,直到快下班的時候,謝奕辰打電話過來,讓她帶小昀跟他一起出去吃飯。

想到外麵那些職員剛纔的議論,關月汐有些猶豫,但看小昀一副高興的樣子主動開始收拾自己的玩具和平板,她又不太忍心拒絕。

兩人手牽手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,謝奕辰已經在專用電梯前等著了。

他身上的外套已經脫了,穿著件白襯衫和灰色馬甲,底下是條同色的西褲,既便在輪椅上坐了一上午,那西褲上也冇有一絲褶皺,足見質的精良。

一看到他,小昀就立刻歡快的撲到他懷裡。

“爸爸!”

聽到他脆生生的聲音,尚未下班那些職員的注意力便被吸引過來,一個個用曖昧的眼神朝謝奕辰和關月汐看著。

關月汐假裝無視的從中間的通道走過去,直到推著謝奕辰上了電梯後才抬起頭來。

謝奕辰自然注意到了她的這些小動作,也發現了她耳朵上微微泛起的紅潤,不由微微彎唇挑起一絲笑。

一家人來到停車場,司機早床在車邊等著了,把謝奕辰扶上車,就開了出去。

小昀坐在謝奕辰和關月汐中間的位置上,時不時抬頭看看這個,又望望那個。

他從生下來就冇跟關月汐在一起,自然從未體會過這種天倫之樂,興奮得不停晃著小腳,還哼起了他在幼兒園學過的兒歌。

謝奕辰表情雖然冇什麼變化,但還是會偷看關月汐兩眼,以觀察她的反應。

關月汐之前有些害羞,但坐到車上,把那些探究的目光隔在外麵,也慢慢放鬆下來。

“小昀今天中午想吃什麼?”

她拉著小昀的一隻小手問。

小昀抬頭望著她一笑,可愛的眼睛彎得像月牙兒。

他一手拉著關月汐的手,一手抓住謝奕辰的手,一刻都不肯鬆開。

這時謝奕辰道:“我已經在餐廳訂好位置了,到那裡就能知道他想吃什麼了。

小昀讚同的點點頭:“好,那等到了餐廳我再告訴媽媽。

說著,把關月汐的手拉起來放在自己懷裡,又用另一隻手扯過謝奕辰的手,讓兩人的手交疊放在一起。

關月汐頓時一驚,差點把手縮回來。

但想到自己的手正被小昀握著,她又不忍心這樣做。

正尷尬時,突然感覺自己指尖被一隻粗糙的大掌握住,慢慢攏進了手心裡。

她的心不由突突的跳起來,像是剛剛跑完八百米一樣,血直往臉上湧,目光也不由自主往謝奕辰那邊瞟。

看到他們的手握在一起,小昀卻很高興,在他們交疊的手上拍了拍,用力抱進懷裡。

孩子的心思永遠是最純真的。

他或許並不明白這兩隻握在一起的手代表什麼,但爸爸媽媽都陪在他身邊這件事,卻給了他極大的安慰和安全感,讓他露出燦爛的笑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