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頓時有些語塞。

雖然以她在精算界的實力,幾百萬讓她做一次評估不算過分。

但根據行業和時間跨度的不同,每一次精算工作都可以明碼標價,唐毅這次的報價確實比市場價高出整整三分之一,謝奕辰不可能不知道。

目光轉到坐在旁邊玩遊戲的小昀身上,她默了下道:“不跟你多說了,記得把我剛纔跟你說的那幾樣東西發過來,我在這邊處理下。

接下來一個小時,關月汐坐在辦公桌後看郵件,小昀坐窩在她旁邊的位置玩遊戲,母子兩個默然相處,氣氛卻很是融洽。

直到一陣輕敲從門外傳來,把關月汐打斷。

“請進。

聽到她的聲音,方秘書提著一個禮盒從外麵走進來。

“關小姐,這是先生讓我給你們送過來的,他讓你有空過去一下,有些事找你商量。

關月汐接過東西看了一眼,發現竟然是些網紅零食和兩杯熱可可。

看來是買給小昀吃的,她把東西放在桌上,朝方秘書道:“那我現在過去找他吧,麻煩你有空的時候照看一下小昀,不要讓他去電梯那邊。

方秘書點點頭:“你放心。

他以往就經常進出淩雲山莊,跟小昀之間的關係並不陌生。

跟他打過招呼,關月汐便向小昀交待兩句,獨自去了謝奕辰的辦公室。

看到她從辦公室走出來,外麵格子間裡所有的職員都偷偷抬頭朝她打量。

以前不知道她身份的時候,大家頂多崇拜她頂級精算師的稱號,現在知道了她跟謝奕辰之間的關係,就對她更有興趣了。

關月汐將那些X射線似的目光統統遮蔽在身後,目不斜視的走到謝奕辰辦公室前,敲敲門走了進去。

“謝先生,聽說你找我。

謝奕辰從檔案中抬頭看她一眼,便將手裡的工作放下。

看他嚴肅的樣子,關月汐停在他辦公桌對麵道:“怎麼了?是不是報告有什麼問題?”

謝奕辰搖搖頭:“不是報告的事,我隻是想問你這週末有冇有時間,跟我回淩雲山莊一趟。

關月汐詫異的看著他:“回淩雲山莊?”

如果是為了帶她去看小昀,她自然十分感激,可是聽謝奕辰這意思,明顯不是。

“爺爺想見你。

謝奕辰拋出直球,讓關月汐猝不及防,狐疑道:“你爺爺……見我做什麼?”

謝奕辰理所當然的望著她:“因為我告訴他,你是我的結婚對象。

關月汐大驚,吸了一口氣皺眉道:“謝先生,我希望你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。

兩個人結婚非同小可,怎麼能這麼草率的決定呢?”

謝奕辰也蹙起眉:“我冇有草率,之前也跟你提過這件事了。

關月汐忍不住撫額。

他是提過,但她答應了嗎!這就要見家長了!?

“對不起謝先生,我想你一定是誤會我的意思了,我現在冇有結婚的打算,也不可能跟一個毫無感情基礎的人結婚,如果你急需結婚對象,還是另找彆人吧。

聽她說得如此絕決,謝奕辰臉色忍不住沉了幾分:“毫無感情基礎?你是說我們嗎?”

關月汐篤定的望著他:“難道我們有嗎?”

“當然有。

謝奕辰斬釘截鐵。

“小昀叫你媽媽,你也非常喜歡他,而且你在淩雲山莊呆過那麼長時間,這期間難道就不能培養出一絲感情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