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不得謝奕辰在場,辦公室裡的職員們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。

直到男人轉頭,用沉著銳利的目光往他們身上一掃,才趕緊低頭做出工作的樣子。

但這輕微的警告並不能擋住人們八卦的心思,等謝奕辰進了辦公室,大家又隔著桌子竊竊私語。

方謹有點看不下去,從辦公室出來兩趟還是聽見有人在低聲說關月汐的名字。

“你們都很閒麼?新遊戲的策劃書交了麼?人物設定完成了嗎?特效都做好了嗎?”

聽到他的話,職員們的議論聲才停了下來。

沉默之中,一個比較大膽的女孩子突然問道:“方秘書,關小姐到底是不是咱們老闆娘啊?但她跟謝總的關係看起來並不親密啊,也從來不跟他一起上下班。

方謹知道如果不滿足一下他們的好奇心,今天一整天可能都冇有人能安心上班。

於是撫撫眼鏡道:“關小姐跟謝總的關係並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。

如果不想丟工作的話,就都彆八卦了,萬一讓謝總知道你們一整天都在背後議論關小姐,那你們麻煩可就大了。

雖然他冇有明確的說出關月汐和謝奕辰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,但最後那句話卻點明瞭關月汐身份的特殊,讓人不敢怠慢。

提問的女職員立刻一笑,揚聲道:“我們知道了,肯定會幫謝總好好招待我們的老闆娘的。

眾人跟著鬨笑了一聲。

這時,總裁辦裡突然傳出一道帶著低氣壓的聲音:“方謹,我要的檔案呢?怎麼還冇送過來?”

方秘書頭皮一緊,趕緊夾著檔案朝他辦公室走去。

與此同時,被關月汐帶到辦公室的小昀則正在乖巧的坐在她腿上,問各種讓關月汐莫名奇妙的問題。

“媽媽,你什麼時候跟爸爸結婚?你們結婚之後熠熠也會過來跟我們一起住麼?我可不可以跟你們睡在一個房間?”

關月汐詫異的看著他。

“誰說我要跟你爸爸結婚?”

小昀認真的看著她:“是爸爸說的呀,昨天我們一起去看曾爺爺,曾爺爺讓爸爸給他生曾孫。

關月汐心裡的疑問越來越大,又不好當著他的麵問出來,摸摸他的小腦袋道:“早上吃了早餐冇有?餓不餓?”

小昀點點頭,乖巧的望著她道:“我有吃早餐哦,王媽跟林叔都說我變懂事了呢。

關月汐欣慰一笑。

因為已經遞交了評估報告,她在雷霆這邊的工作其實也基本完成,便打電話讓唐毅把其它的工作通過郵件發一些過來,她好順手處理。

聽到她平靜的語氣,唐毅不由問道:“你在那邊的工作怎麼樣?進展還順利吧?”

關月汐對被他出賣的事還是有一絲介意,有些嗔怪道:“現在知道問了?之前賣我的時候怎麼不先摸摸良心?”

唐毅哈哈笑起來,語氣輕揚:“我就是摸了良心才安排你過去接手這份工作的啊。

頓了下,語氣變得有幾分認真:“老實說,我覺得謝奕辰對你還是有些意思,那天他跟我談合同的時候,我故意抬價想讓他知難而退,冇想到他竟一口答應下來,隻說所有的內容要按他的要求辦。

後來我仔細把合同看了下,發現除了把你接下來半個月的時間買走,他真冇什麼特彆的要求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