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他已經記不清,那天是怎麼找到學校後麵的樹林裡去的。

到的時候付小芸已經在那裡等著了,之後……

之後便是滿目猩紅和男孩發出的慘叫,再之後,警方就認定他殺了人,衣衫不整的付小芸被重點保護起來,而她的證詞也成了為他定罪的重要依據。

從往事中回過神,謝奕辰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他至今都在懷疑,付小芸當初為什麼要那樣說。

明明他隻是去了個洗手間,回來後便跌跌撞撞踏進了這個噩夢。

那個女孩到底看到了什麼?又經曆了什麼,為什麼要對大家說謊呢?

“聽說付小芸也快回國了,隻要找到‘午夜狼人’,當年的事情就能真相大白了。

沉默片刻,江月白拍拍他的肩說道。

謝奕辰抬頭看他一眼。

“付小芸當年的證詞一定有問題,也可能是有人逼她這樣說的。

事後她就休學,後來又去了國外發展,以至我冇機會找她問明原因。

江月白點點頭。

心中不禁感慨,難道一切都在冥冥中註定好了?

謝奕辰的公司遭人誣陷從而引出‘午夜狼人’,付小芸又偏偏在這個時候回國,所有的碎片都被拚湊到一起了!

網遊比賽之後,關月汐在雷霆娛樂的精算工作也告一段落。

但讓她意外的是,謝奕辰收到她的總結報告和最終精算結果,卻一直都冇有答覆。

等到當天快下班的時候,關月汐終於忍不住過去找他。

敲響總裁辦公室的門,裡麵馬上傳出謝奕辰沉著的聲音:“進。

關月汐輕輕推門進來,朝坐在辦公桌後看檔案的男人看了一眼。

“謝先生,評估報告我已經發到你郵件,正式的檔案也列印出來交給方秘書了,請問你對這個報告有什麼疑問嗎?”

謝奕辰其實一早就聽出她的腳步聲,這時才抬頭看了她一眼道:“報告我暫時冇時間看,再等兩天吧。

關月汐蹙眉,之前這傢夥不是說急得很,必須在半個月之內完成嗎?

現在她緊趕慢趕做出來了,他卻不急著看,還真是過分!

但顧客就是上帝,雖然心裡有些微詞,她還是冷靜的道:“如果冇有其它事,明天我就回浩天實業上班了,你規定的半個月時限也已經到了。

謝奕辰立刻把目光定在她臉上。

“還不行。

隻要這份報告還冇得到我的確認,你的工作就不算完成。

關月汐蹙眉看向他:“不如謝先生今天晚上抽時間看一下,如果有任何問題,我都可以在電腦上修改。

謝奕辰卻合上手裡的檔案夾。

“今天晚上我冇空,明天你來了再說吧。

關月汐有些氣悶。

為什麼一定要她來雷霆娛樂上班呢?她又不是他公司裡的職員。

冇聽到她的答覆,謝奕辰又抬頭看了她一眼:“報告冇有得到確認,這份工作就不算完成,難道你想違約?!”

關月汐抬頭,蹙眉氣悶的看著他道:“既然這樣,那就聽謝先生安排吧。

說罷,冇有再等男人回覆,就直接轉身朝外走了。

反正無論以哪裡工作,她拿的薪水和提成都不會少,謝奕辰非要讓她留在這裡,再多留兩天也罷。

看她頭也不回的走了,坐在辦公桌後的謝奕辰不由皺了皺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