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遠處又傳來幾聲槍響,卻是在相反的方向。

關月汐不禁在心裡暗暗祈禱,希望司機不要有事。

“看手機恢覆信號冇有,給方謹打電話。

聽到謝奕辰的話,關月汐立刻照辦,把手機拿出來撥出號碼後,卻發現一直占線。

“謝先生,方秘書的電話在忙。

想了下,她主動掛斷,在聯絡人裡找到了山莊的坐機,這次打過去終於有人接。

“喂,請問找哪位?”是林叔的聲音。

關月汐像是聽到了天籟,不及說什麼,手機卻已經被謝奕辰搶去。

男人沉著的向林叔下了命令,並告訴他如何安排救援。

電話講完的同時,便有響聲從不遠處的樹叢中傳來。

謝奕辰立刻將電話塞進關月汐手裡,低聲道:“快走,不要出聲。

兩人在滿是淤泥的樹叢裡不斷前行,謝奕辰喘息的聲音越來越急促,臉色也越來越蒼白。

關月汐知道那是痛的,看到遠處有一間破房子,立刻道:“謝先生,不如我們進去歇會兒吧,我幫你處理下傷口。

謝奕辰眼睛看不清,不知道周圍的環境如何,便問道:“你把附近的地形給我描述一下。

關月汐照著辦了。

謝奕辰立刻道:“不要去房子裡,到附近的高地上,找一個隱藏的地方藏起來。

關月汐點點頭,朝四周看了一眼後,立刻找到了一塊岩石。

她扶著謝奕辰走過去,讓男人在石頭後麵坐下,動作利索的解開了他身上的西裝。

裡麵的白襯衫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大片,可見傷口裂開的情況非常嚴重。

關月汐把自己的襯衫從褲腰裡抽出來,從下襬上撕下一截,往他身上纏。

“你的傷口裂開了,我隻能先簡單幫你包紮下,等回去之後,得馬上請醫生過來看。

謝奕辰靜靜的坐著,模樣顯得有些狼狽,在關月汐靠近時,忍不住輕吸了幾口氣。

她身上的香氣就像有魔力一樣,讓他聞到的瞬間就精神一振,覺得自己不會被那麼輕易被打倒。

關月汐剛幫他包好傷口,就聽到下麵傳來人說話的聲音。

她悄悄從石頭後麵探出頭,就發現果然有人追來了,正在搜查她剛纔發現的那間房子。

謝奕辰果然說得冇錯,那房子不能進。

“他們追來了。

聽到關月汐的話,謝奕辰點點頭,在她的攙扶下站起來道:“現在順著這道坡走下去,天黑之前,應該會有人來接應我們。

自從上回的意外之後,他的手機上便安裝了定位係統,方便救他的人隨時找到他。

墓園一帶雖然離市區有些遠,但憑方謹的能力,應該能在天黑前找到他。

這次不知走了多久,關月汐的體力漸不有些不支。

謝奕辰的情況也十分不好,傷痛折磨著他,他臉色慘白,血透過襯衫浸到了外麵的西裝上。

但他依然堅持讓關月汐扶著他朝前走。

到一道山坡上時,因為地麵濕滑,關月汐的腳步有些踉蹌。

謝奕辰被他帶著滑了兩下,突然絆到一根樹根上,朝下摔去。

兩人跌倒的同時,關月汐立刻伸手抱住謝奕辰,一手護住他的頭,一手護著他的背,不讓上次浴室那樣的事情發生。

謝奕辰驚愕的靠在她懷中,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這樣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