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不禁有一絲緊張:“那怎麼辦?”

墓園附近都是郊區,全是農莊和冇有開發的山丘,如果有人在這裡對他們做什麼,肯定是神不知鬼不覺。

謝奕辰想了下,道:“想辦法停車,我們下去徒步,離開乾擾器,手機應該就能打通了。

關月汐冇想到他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冷靜思考,頓時有些佩服。

得到他的指令,司機立刻將汽車開進一道岔道,想找個儘量安全的地方停下來。

但開了好一段,路邊不是石壁就是懸崖,而且後麵還隱約傳來其它的汽車聲。

關月汐朝後視鏡一看,發現後麵竟然跟了兩輛車。

司機也緊張道:“先生,後麵好像有人在追我們。

謝奕辰早料到事情不會那麼簡單,聽到司機的話立刻冷笑一聲。

“加速,甩掉他們。

關月汐頭皮一炸。

刹車都已經失靈了,他竟然還讓司機加速!

但不等她說什麼,引擎的轟鳴便傳進耳中。

緊接著關月汐便感覺自己像被拋進了海麵的一艘船上,整個人不斷的搖晃,車外的景物從窗外飛一般的掠過,連影兒都看不清。

她頭暈目眩,知道今天可能是遇上大麻煩了。

緊隨在後麵的汽車聲卻越來越近,關月汐透過後視鏡細看,發現那兩輛車還在死死跟著他們。

其中一輛的車窗裡突然探出個人,手裡舉著什麼東西,朝他們瞄準。

關月汐精神一緊,就聽到碰的一聲響從耳邊傳來。

“啊——”

她嚇得大叫一聲捂住耳朵。

子彈打進車身的聲音響在耳畔,讓她再也不敢抱有僥倖。

“先生,怎麼辦?他們有武器。

”司機道。

“電話還是不能打嗎?”

司機試了下:“不能。

謝奕辰默了默:“那就隻能先找地方停下再說。

如果放在以前,眼前這種情況他根本不放在眼裡。

可他身上現在有傷,車上還有個女人,再這樣下去,說不定會讓那幫人得逞。

司機還在不停加速,終於在一個拐彎後甩掉了後麵的車。

“先生,那邊有個岔路,我過去想辦法把車停下,你跟關小姐先走,我來引開後麵那些人。

關月汐冇有想到,平時看著沉默寡言的司機,關鍵時候會這麼可靠。

汽車岔道後,接迎來了一陣猛烈的撞擊。

失控的汽車鑽進一片矮樹叢中,在阻力下終於停下來,司機趕緊下來幫謝奕辰解開安全帶,將他扶了下來。

“關小姐,先生就交給你照顧了,等手機恢覆信號後,一定要打電話向方秘書求救,現在我去吸引那些人注意,你們快走吧。

關月汐頭一回遇到這種事情,雖然有些慌張,卻勉強保持住了鎮定。

她轉頭朝四周看了一圈,扶著謝奕辰朝一片樹林中走去。

這時,後麵的汽車聲也越來越近,看到他們身影被樹影擋住後,司機沿著岔道飛快的朝前跑去。

關月汐心裡一片兵荒馬亂,扶著謝奕辰走了一會兒,就聞到一股血腥味傳來。

“謝先生,你的傷口又裂開了。

謝奕辰的臉冷得嚇人,額頭也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,沉聲道:“我知道,快走,不要停。

關月汐也知道他們不能停。

起初她還以為這隻是普通的恐嚇事件,但看到那些人向他們開火後,她才知道是自己天真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