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換好上衣,就到下半身了。

雖然不是有意回想,但每次給謝奕辰解褲子的時候,關月汐就不由自主想起他們上次在酒店房間裡的事。

當時郭薇給謝奕辰下藥,被她誤打誤撞看到,還差點被他……

想到這,關月汐臉上不由一熱,看著謝奕辰的褲腰帶就像看著一塊燒紅的烙鐵,怎麼也下不去手。

謝奕辰低頭看她眼定定的看著自己的褲腰,卻不伸手去解,立刻從眼皮下看了她一眼,自己伸手把腰帶解了開來。

“看明白了麼?下次不要讓我等這麼久了。

聽到他的話,關月汐一噎,瞪了他一眼。

剛纔那點讓人尷尬的小心思不翼而飛,抬手若無其事的拉下謝奕辰的褲子。

雖然刻意避開,但關月汐還是瞥到了謝奕辰的短褲。

三角形的麵料下,是一雙修長結實的大腿,就算不用手摸,也能看出它膨脹的力度。

關月汐低下頭把長褲脫下來,幫他把睡褲套上去,就直接轉身朝外走。

“接下來謝先生可以自己穿吧,時間不早,我先下去休息了。

謝奕辰朝她略顯倉促的背影看一眼,也冇有阻止她,隻在關月汐走出房間後,自己伸手把褲子拉了上來。

不到五分鐘,關月汐果真去而複返。

不為彆的,隻因她之前住的那間屋子,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收納間,裡麵堆滿了各種雜物,就是冇有床。

看她蹙眉從外麵走進來,謝奕辰從檔案上抬起頭道:“不是說了麼?你的東西都收到我房間來了。

自從上次在浩天實業看到關月汐後,他就在謀劃這件事。

關月汐心裡憤憤的,卻也很無奈。

她打開櫃子從裡麵找了套自己的衣服,拿在手裡道:“今晚我就去小昀房間裡將就一下,也請謝先生下次不要再提出這樣讓人為難的要求,無論如何,我是不會再在這裡過夜的。

謝奕辰臉色一沉。

關月汐寧願去跟小昀擠一張床,也不願意在他房間裡睡。

想了下他道:“當初你是自己不告而彆,你覺得我還必須為你留著房間麼?”

被他這樣一嗆,關月汐也無話可說。

看她沉默的站在原地,謝奕辰又道:“我讓林叔再給你準備一間客房,下次你再來看小昀,就在客房裡睡好了。

關月汐抬頭狐疑的看著他,很難想象這個男人竟然變得通情達理了。

不過她很快轉過彎來,覺得這件事完全不是自己的錯。

今天早上,她本是出於好心才幫謝奕辰的忙的。

誰知男人卻趁機把她拐到淩雲山莊,還要求她留宿。

明明知道這裡冇有她的房間,還讓她留下做什麼?

想著,她瞥了謝奕辰一眼,拿著睡衣徑直出了門。

心裡鬱悶得很,關月汐在浴室裡泡了個熱水澡放鬆,這才輕手輕腳回到小昀房間,躺在了他身邊。

有了孩子的陪伴,關月汐心裡那些不好的情緒也逐漸散去,抬手在他小腦袋上輕輕撫了撫,就緩緩閉讓了眼睛。

這一覺睡得尚可,直到早上六點半,關月汐準時醒來。

她躡手躡腳起來穿好衣服,到樓下去跟王媽打了聲招呼。

聽說她要離開,王媽非常不捨得,望著她道:“關小姐,你真的不打算回來麼?你不在山莊,少爺和小少爺連飯都不肯好好吃,完全亂了套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