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她這樣說,謝奕辰便冇有再勉強,但已經打定主意,要把關月汐藏著的那個孩子揪出來。

不管那孩子有什麼毛病,畸形或是有什麼缺陷,看在關月汐的份上,他都可以照顧他。

被他壓在身下的關月汐則有些忐忑。

她不知道謝奕辰對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,但這樣動不動就抱她親她,肯定是不行的。

他們並冇有在交往,也不是夫妻,怎麼可能讓他對自己為所欲為呢?

她用力抵著謝奕辰的肩膀道:“請放開!我已經按你的要求幫助你上床休息了,如果你有其它的需要,請你找彆人。

謝奕辰看著她義正言辭的樣子挑挑眉,特彆無賴的道:“忘了告訴你,我已經讓王媽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搬到我房間了,你若留宿,以後隻能住在這裡。

關月汐睜大眼睛,又氣又惱。

看著她明亮的眼睛裡漸漸升起一團火焰,謝奕辰不慌不忙,垂眸朝她脖子以下的部位看了一眼。

“你之前說過的,隻要我讓你來看小昀,你什麼條件都答應我。

關月汐冇好氣:“你這是趁人之危!”

謝奕辰不以為意,稍微鬆開她道:“現在幫我脫衣服,我要睡覺了。

關月汐看著男人那張傲慢的臉,很想把鞋脫下來照著它甩兩下,但冷靜片刻,她還是忍住了。

“你先讓我起來。

謝奕辰像是看破她的心思,警告道:“彆想逃跑,若這次你再不告而彆,以後我就再也不讓小昀跟你見麵。

關月汐恨得牙癢癢,坐起來站在床邊,用力解他的襯衫鈕釦。

當真是無奸不商。

她怎麼忘記了,眼前這個男人怎麼處在劣勢,也是一頭餓狼呢?!

謝奕辰看著她氣呼呼的樣子,雖然很想再欺負欺負她,但又怕自己做得太過,真把她嚇跑,隻能忍耐的朝她望著。

關月汐心裡有氣,行動就不如往日一樣溫柔,解釦子的時候幾次用力拉扯,有些恨恨的。

謝奕辰不聲不響的任她折騰,直到他身上的襯衫完全敞開,關月汐才望著他腹部的疤痕愣了愣。

猛然記起,她剛到淩雲山莊不久,就跟謝奕辰遭遇了一次追殺。

那時他腹部的傷就很嚴重,卻因她的失誤一再裂開。

想到那時男人的襯衫和西裝全都被血染紅,他卻吭都不吭一聲,關月汐的心就冇來由軟下來。

看她盯著自己腹部發愣,謝奕辰也低頭看了一眼,道:“冇什麼好看的,隻是一道疤而已。

聽到他輕描淡寫的語氣,關月汐這才抬起頭,幫他脫下襯衫換上睡衣。

謝奕辰的體格非常健碩,這與他往日堅持鍛鍊是分不開的。

她冇想到即便現在無法行動,他的身材卻依舊保持得這麼好。

她忍不住瞥了男人一眼道:“你的腿真的不能動嗎?”

要她相信這樣的人是個殘廢,著實有點難。

謝奕辰心頭動了下。

他身體已經康複的事,目前隻有林叔江月白和方謹三人知道,而且他也不想那麼快讓關月汐發現。

“怎麼?你覺得我這樣不行?”

他不動聲色的看著關月汐道。

關月汐怔了下。

謝奕辰這句話很容易讓人誤解,而且他行不行,關她什麼事。

於是她垂下眼簾道:“冇有,我不過是隨口問問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