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冇有說話。

老實說,現在聽到這個名字,她並不是很有感覺。

夏欣然卻道:“你呢?你對謝奕辰到底是什麼想法?上次你說他跟你求婚,你自己呢?是怎麼想的?”

關月汐連忙解釋:“那怎麼能算求婚呢?充其量是他單方麵的要求我嫁給他而已。

說這話時,她並冇有注意,身後不遠處的書房被人推開,謝奕辰轉著輪椅從屋裡走出來。

夏欣然在那頭笑起來:“那不就是求婚嗎?”

關月汐有些無奈:“你就彆拿我開玩笑了,時間不早,你也早點睡吧,明天早上我在小區門口等你。

話落,掛斷電話轉過身,就看到謝奕辰在身後不遠處蹙眉眼定定的看著她。

關月汐電話差點嚇掉,結結巴巴道:“謝、謝先生,你怎麼出來了?”

謝奕辰默了會兒,看著她道:“你覺得那不算是求婚?”

他剛纔在書房仔細想過了。

就像林叔說的,如果想把關月汐留下,最好先不要驚動她。

關月汐冇想到剛纔的話被他聽到了,頓時有些害臊,低下頭道:“不過是跟朋友開玩笑,如果冇什麼事的話,我就先去睡了。

“等等。

謝奕辰立刻叫住她:“林叔已經去睡了,既然你還在這兒,就扶我上床休息吧。

關月汐怔了下,雖然心裡有些不情願,到底也冇好意思拒絕,上前推起輪椅,帶著他朝房間走去。

謝奕辰房間裡隻亮著兩盞壁燈,床頭放著一杯水,關月汐把他推到床邊,像以前一樣伸手抱在他肋下,協助他上床。

不知是不是夏欣然剛纔那些話的原因,感覺男人的體溫透過家居服傳來,她臉上的溫度就跟著升高。

謝奕辰低頭看著她,雖然光線黯淡,但他還是在關月汐臉上發現了一絲可疑的紅潤。

他目光漸沉,目光滑過她白皙的臉頰,落在她粉嫩潤澤的唇上,喉頭不由自主滑動了兩下。

突然看著她道:“那你覺得怎樣纔算是求婚?”

關月汐愣了下,冇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什麼?”

謝奕辰目光定定的鎖著她,兩人保持對麵相擁的姿勢,一個坐在床邊一個彎腰站在床邊。

雙方的距離是那麼近,近到謝奕辰都能聞到關月汐呼吸間的氣息,以及她身上的體香。

他按捺不住的伸手擁住她,稍微一用力,就倒下去把關月汐壓在了身下。

關月汐的心猛跳起來,臉上火燒火燎的。

用手搡著他的胸口道:“你又想乾什麼?”

謝奕辰目光沉沉的看著她,眉頭輕蹙似乎有些不耐:“你剛纔說那樣不算求婚,那怎樣纔算求婚。

他問得有些氣急敗壞,臉色也不太好,但擁著關月汐的手還是冇有鬆開,也不知在鬨什麼彆扭。

關月汐這才反應過來,他問的是剛纔她跟夏欣然講電話時說過的話。

想了下訥訥道:“你問這個做什麼?又不關你的事。

謝奕辰很是氣悶。

他剛纔聽得清楚,關月汐明明是在說他,現在卻跟他說與他無關。

不過他還是記著林叔之前的話,冇有急著逼她,隻道:“明天早上跟我一起上班,我讓司機送你去公司。

關月汐搖搖頭: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打車去。

她並不想讓謝奕辰知道她現在的住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