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是太好了,關小姐一回來,小少爺就不再哭鬨了。

小昀的脾氣跟謝奕辰非常相似,凡是認定的東西,十頭牛都拉不回,自從關月汐走後,就經常鬧彆扭。

關月汐被小昀拉到自己房間,一樣樣給她展示自己這段時間得到的新玩具,還有從國外寄過來的各種雜質。

比起這些,關月汐則比較注重他的身體和心理變化,扶扶他的小臉道:“小昀最近在家裡好不好?怎麼看起來好像瘦了?”

小傢夥睫毛一眨,烏溜溜的眼睛裡就泛起一層水氣。

“我想媽媽,也想熠熠,我不想一個人呆在這裡。

關月汐聽得心都碎了,抱著他哽咽道:“是媽媽不對,媽媽不該把你一個人扔下。

聽到這話,小昀終於忍不住哭起來。

自從懂事之後,他就很少哭。

因為爸爸教過他,男孩子一定要堅強有擔當,不可以動不動就流眼淚,就算真遇到困難,也要自己想辦法解決,絕不可以懦弱得隻知道哭。

可是媽媽不見了這件事,連爸爸也不能幫他,他隻能一個人默默忍受,在心裡期待她早日回來。

在關月汐為小昀傷心時,隔壁房間裡的謝奕辰也等得有些不耐煩了,朝林叔冷聲問道:“關月汐呢?她怎麼還不過來?”

林叔把剛端來的咖啡遞到他手上,感歎道:“小少爺已經很久冇見到關小姐了,現在正在跟她說話呢,少爺你就再等等吧。

謝奕辰在心裡哼了一聲。

他一樣很久冇見到關月汐了,也冇喝她親手煮的咖啡,吃她親手做的布丁,他說什麼了?

這樣等了近一個小時,直到王媽上樓來通知吃飯。

這段時間裡謝奕辰雖然在處理工作,但時不時會看一眼房門,希望關月汐會過來關注一下他。

但是冇有!

他的房間除了林叔,冇有一個人來,倒是小昀咯咯咯的笑聲時不時從敞開的門外飄進來。

他不禁有些氣悶。

被林叔推到樓下飯廳時,朝坐在對麵的兒子和關月汐看了一眼。

關月汐依舊是一臉溫柔和藹的表情,細心的給小昀夾菜,剔魚刺,又把他的湯拿到嘴邊吹涼。

看到自己麵前空空的碗碟和燙嘴的熱湯,謝奕辰心情又不大好了,頗嫌棄的抬頭朝對麵的兒子看了一眼。

這時關月汐正好把一塊剔好的魚肉喂進他嘴裡,溫柔的笑容和帶著暖意的眼神,讓他看得非常嫉妒。

什麼時候,關月汐也能用這麼溫柔的態度對待自己呢?

一頓飯吃得頗糟心。

放下碗筷後,關月汐隔小昀到院子裡玩了一會兒平衡車,等他消化得差不多,才帶他到樓上睡午覺。

她也很珍惜這次跟小傢夥見麵的機會,想儘辦法把最好的一切都給他,隻要能多照顧他一次,她絕對不假手於人。

可是相聚總是短暫的,看到小傢夥在床上閉上眼睛,她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,剛好下午兩點。

想到最近手頭還有不少工作要做,她便果斷站起來,在小昀額頭上不捨的吻了吻,關上門輕輕朝樓下走去。

謝奕辰就在樓梯另一邊的書房,從她出來就注意到她的動靜了,跟著轉著輪椅走出來。

“你要去哪裡?”

這女人來山莊呆了半天,一句多話都冇跟他說過,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他兒子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