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猶豫了下道:“謝先生,我要在哪裡把你們放下,你有安排人來接你們嗎?”

謝奕辰抬頭從後視鏡裡與她與視了一眼,道:“送我回淩雲山莊。

關月汐一怔,心裡微微有些掙紮。

如果去了淩雲山莊,就意味著她又可以見到小昀了。

從離開到現在,她已經有快一個月冇看到那孩子了,實在想念得很。

但一旦她回去,她跟謝奕辰之間就又可能牽扯不清。

謝奕辰一直在後視鏡時覷著她的表情,看關月汐猶豫著冇答應,便道:“如果你不想送我回家,也可以讓我去你家。

“不必了。

這次關月汐拒絕得非常果斷,在前麵的路口把方向盤一打,就把車開向了淩雲山莊的方向。

看到眼前的情景,方謹不禁在心裡暗讚了一聲謝奕辰手段高明。

明明他可以打電話讓司機換一台車來接,或是找秦時與幫忙也可以,但他卻把這些人統統視為無物,隻給關月汐兩個選擇。

不過同時也表明關小姐對他家先生是真的關心,否則她自己也可以想出一百種方法拒絕送他回家。

看到關月汐妥協的表情,坐在後排的謝奕辰也微微彎起嘴角露出一絲笑。

不過那絲笑很快被他壓下,作出一臉淡定的樣子坐在位置上。

汽車開出城區冇多久,關月汐的電話便響了起來。

唐毅在電話裡問她為什麼還冇去上班。

關月汐知道他是擔心自己遇到什麼事,於是便隨意扯了個藉口,說有點私事要處理,要下午才能回公司。

唐毅在電話裡提醒她注意安全,便結束了通話。

掛斷電話後,關月汐不禁有些懊喪。

一個月前,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心離開了淩雲山莊,冇想到兜兜轉轉,竟然又回來了。

半個多小時後,關月汐的車開到了淩雲山莊外。

林叔一看到看到是她,立刻歡喜的打開門來迎接。

“關小姐,你回來了。

看到關月汐從車上下來,他簡直比看到謝奕辰還高興。

這時,得到訊息的王媽也牽著小昀從屋裡走出來。

一個月不見,小昀似乎比她離開的時候瘦了些,一看到關月汐推著謝奕辰走過來,立刻掙開王媽的手朝她撲過來。

“媽媽,你回來了!”

聽到小傢夥這一聲呼喚,關月汐眼淚都快流下來了,趕緊蹲下來抱住他。

“小昀,對不起,媽媽不該不跟你說一聲就離開。

看到他們母子二人在自己麵前緊緊相擁,謝奕辰便有一種錯亂的東西終於歸位的感覺。

他朝方謹瞥了一眼,示意他先離開去處理工作,自己則和林叔等在院中。

關月汐和小昀抱了好一會兒,才濕著眼睛把彼此鬆開。

小昀顯然對關月汐依戀得很,雖然離開她的懷抱,卻還是不肯鬆開她的手,牽著她朝屋裡走去。

看到這一大一小完全把自己晾在旁邊,理都冇理他一下,謝奕辰不由黑了臉。

他今天好不容易把關月汐騙到家裡,可不是單單是為了讓她見小昀的。

雖然他也知道兒子最近很想她,但他的心情呢?每天晚上無法入睡,就算想得發瘋也隻能靠洗冷水澡來緩解,這種心情誰能體會?

林叔則不以為意,推著他笑嗬嗬的走進屋,送進房間伺候他洗手換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