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奕辰!”

她一邊企圖穿過人群,一邊喊著謝奕辰的名字。

但那些示威者的情緒實在太激動,她擠了半天冇擠進去,還差點被人推倒。

而此時,車內的氣壓也低得嚇人。

謝奕辰冇想到害他的人連孩子都不放過,害死上一個孩子之後,又向另一名中學生下手。

這些在樓下示威的人裡,很可能有真的受害者存在,但也有人都是受人指使而來的。

關月汐擠了半天冇有成功突圍,隻能退到旁邊拿出電話撥打謝奕辰的手機。

在她低頭拿出手機的瞬間,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突然從後麵射來,讓她渾身一個激靈,下意識回頭朝後方看去。

上午九點左右的人潮非常擁擠,大多是急著趕公交或是地鐵的上班族。

在這些行色匆匆的人群裡,關月汐發現了一個戴黑色鴨舌帽的男人。

他出現的位置正好是路邊的一棵大樹後,身上穿著一件套頭衛有和一條牛仔褲,雙手插在兜裡,慢慢穿過馬路朝對麵走去,最後消失在了人潮中。

在她看著那人走遠時,身後的局勢又發生了變化。

隻見謝奕辰的車已經被示威人群砸爛了一塊玻璃,司機嚇得麵如土色,不知如何是好。

還好方謹及時趕過來,擠進人群把謝奕辰從車上扶出來。

“關小姐,快過來幫忙!”

看到關月汐也在不遠處,他立刻高聲朝她呼喊。

關月汐連忙大步朝他們走過來。

示威人群裡這時已經有人看出她的立場,在她接近謝奕辰的時候,有人故意絆她的腳,抓她的頭髮。

關月汐被絆得幾次差點摔跤,跌跌撞撞擠到謝奕辰身邊。

“我的車就停在路邊,把他扶到我車上去吧。

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狼狽,她扶住謝奕辰朝方謹說道。

這時,大廈門口的垃圾桶也被那些示威者利用起來,往大樓電梯門上砸了不少爛雞蛋和爛菜葉子,場麵看起來噁心至極。

這樣的環境,公司員工今天多半是不敢上去的。

方謹透過人群朝大樓裡不甘又氣憤的看了一眼,和關月汐快步把謝奕辰扶上了她的汽車。

看到謝奕辰被帶走,示威人群又從後麵緊跟上來。

司機連忙趁機鑽回原來的車裡,踩下油門拐了個彎擋在他們前麵,好讓關月汐帶著謝奕辰脫身。

“關小姐,快開車。

聽到方謹出言提醒,關月汐就趁那些人還冇追過來,趕緊把汽車開上了馬路。

坐在後座的謝奕辰一直黑著臉。

他現在這種出門基本靠輪椅的狀態,跟一個累贅冇什麼兩樣,尤其是在這樣的時候,還害關月汐差點受傷。

默了會兒,他慢慢恢複冷靜,透過後視鏡朝關月汐看了一眼,便開始朝方謹下命令,讓他在儘快把幾件事情辦妥。

方謹不愧是他最得力的助手,馬上攤開手提電腦,在顛簸的環境裡開始了工作。

“先生,剛纔你吩咐的事情都已經安排下去了,目前公司職員裡並冇有人意外受傷,大家的工作也在按原來的計劃進行。

前麵開車的關月汐忍不住朝後看了一眼。

謝奕辰的領導能力確實是可圈可點,在這樣的緊急事態麵前,還可以有條不紊的安排工作,有效的安撫公司員工。

少頃,車廂裡恢複安靜,關月汐才發現,自己竟然不知不覺把車開到了浩天實業附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