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萬萬冇想到,謝奕辰為了讓他在關月汐麵前丟臉,連這種卑劣的手段都用上了,實在叫人不齒。

他能想到這些,關月汐自然也能。

她看著那輛熟悉的汽車歎了口氣,抽出被許浩抓住的手腕道:“許浩,要不你還是先走吧,這裡離郭氏還要一段路程,到時候耽誤你的工作就不好了。

許浩也非常懊惱。

他剛接手郭氏不久,現在正是關鍵時期。

今天推掉客戶的飯局已經非常冒險,實在不能再懈怠工作惹人非議了。

關月汐看出他的糾結,又道:“你彆多想,真的冇有關係,你剛剛接手郭氏,肯定有很多地方需要與職員進行融合,要讓他們更快的接受你,對工作的尊重是基本條件,不要讓他們失望。

聽到這番話,許浩立刻明白自己剛纔的糾結是多麼可笑。

因為不等他說出來,關月汐就已經把他看透了。

與此同時,停車場入口漸漸傳來一陣腳步聲,是餐廳經理推著謝奕辰走過來了。

看他現身,藏在暗處的司機才暗搓搓跑出來,有些心虛的朝關月汐和許浩望瞭望。

真是太讓人羞恥了。

BOSS為什麼要讓他乾這種事啊!

許浩看著謝奕辰,目光岑冷的朝他走近。

“謝先生真是手段高明,下次如果有機會,希望我們有機會單獨吃頓飯,坐下來好好聊一聊。

聽他這樣說,謝奕辰臉色多了幾分認真。

雖然才接才郭氏不到一個月,但從許浩的外表和眼神都能看出,他發生了不少變化。

放在以前,他可能不會認為這個年輕人有膽量約自己見麵。

冇想到今天為了關月汐,他竟然做到了。

“可以,隻要郭三少有時間,我隨時奉陪。

在他們談話時,謝奕辰的司機已經到駕駛座把汽車發動。

謝奕辰跟許浩談完話,直接把目光轉向關月汐。

關月汐明白他的意思,蹙眉看了他一眼,走到汽車旁打開後座坐了上去。

緊接著,餐廳經理和保安扶著謝奕辰從另一邊上車,然後站在原地恭敬的目送他們離開。

直到謝奕辰的車開到不見後,許浩才鬆開握在身側的拳頭,低頭鬱悶的上了自己的車。

另一邊,關月汐雖然默認跟謝奕辰離開,卻並不想搭理他。

無論如何,他今天都做得太過分了。

在許浩點的鵝肝裡加魔鬼辣椒不說,還堵住他的車不讓他離開,完全是小人行徑。

纔想著,便聽謝奕辰在旁邊用不悅的聲音道:“車上有消毒酒精,你用那個把手洗一洗。

他話音一落,前排開車的司機立刻把消毒酒精遞了過來。

關月汐狐疑的接過,狐疑的看著謝奕辰道:“我的手很乾淨,為什麼要消毒?”

謝奕辰嫌棄的瞥了她一眼,不等關月汐反應,就自己湊過來,抓起她的手,把消毒酒精使勁往她手上噴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她驚訝的看著男人,直到感覺自己的手快被噴得濕透後,才掙了掙。

“謝奕辰你乾嗎?我的手很乾淨不需要消毒!”

謝奕辰道:“哪裡乾淨了?剛纔不是被人碰過麼?”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她不可思議的瞪著男人,用力一使勁,終於把手抽了出來。

謝奕辰目光落在她手上,看到她白皙纖細的十指每一根都濕漉漉的,手腕也被他親自用酒精清洗過,這才滿意的把酒精收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