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許浩的注意力也主要放在關月汐身上.

偶然目光一轉,就看到謝奕辰彆有用心的眼神在她身上打轉,讓他感到很不舒服。

同樣是男人,他也曾渴望與關月汐有更親密的接觸。

但心中仁人君子的道德標準始終占居上風,讓他總是注意著禮貌拿捏著分寸,哪怕是一個帶著褻瀆的眼神,都不敢隨意落在她身上。

現在眼看小白兔就要被大尾巴狼叼走了,這怎麼能忍?

他眼底閃過一絲慍怒,假意咳嗽一聲,放下手中的刀叉看向謝奕辰道:“今天多謝謝先生款待,我和阿汐下午還要上班,就不多陪了。

說著,他拿起椅背上的上外套站起來,目光溫和的看向關月汐。

關月汐這時也吃得差不多了,本想跟著站起來,卻聽謝奕辰突然有些惡劣的道:“郭三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?這頓飯我隻請了關月汐,鱈魚套餐不是你自己點的麼?”

許浩一怔。

若放在以前,隻怕臉瞬間就要紅透了。

但最近跟公司的客戶接觸比較多,人學圓滑了,應變能力也變得更強,很快就恢複了冷靜。

他用冷厲的目光看了謝奕辰一眼,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放在桌上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請謝先生安排人過來收款吧,阿汐是我請來的,餐費自然也是由我出,不勞謝先生費心。

旁邊一直有專門的服務員伺候,聞言立刻拿著POS機上前,將許浩的卡插進了卡槽裡。

“先生,這是你的小票,請你收好。

許浩沉著臉從他手裡接過小票,卻發現他們並冇有收關月汐的那份錢,立刻轉目看向謝奕辰。

“謝先生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謝奕辰放下刀叉抹抹嘴,語氣淡漠而隨意。

“這是我的餐廳,收誰的錢自然由我說了算,郭三少還是請回吧,一會兒我會送她回公司。

這個她自然是指關月汐。

許浩簡直想衝上去在他那傲慢的臉上揍一拳!

這男人也太自以為是了吧!

他和關月汐的事,什麼時候輪到他來作主了?

看到他怒氣沖沖的模樣,關月汐連忙上前拉住他的胳膊。

“許浩你冷靜點,不過是一頓飯罷了,下次我們再約就是,今天先回去吧。

她知道在謝奕辰的地盤上他們是贏不了的。

這個男人霸道又專橫,像許浩這種斯文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

許浩已然怒髮衝冠,但聽到關月汐的安撫,又迅速冷靜下來。

回頭看著她道:“好,那今天就先這樣,下次我們約在郭氏旗下的餐廳。

他邊說邊拖著關月汐朝外走。

謝奕辰坐在原地,眯起眼睛用陰惻的的目光朝他們看著。

直到來到停車場,許浩才發現有一輛黑色的小汽車停在他的車頭前,完全把他的車堵住,連上車都成問題。

他斯文的皮子終於有些端不住了,站在通道裡冷聲喊道:“保安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保安點頭哈腰的走過來,陪笑道:“對不起,先生,請你稍等,我這就幫你聯絡車主,讓他給你挪一挪。

其實不用聯絡他也知道那輛車是他們老闆的。

剛纔餐廳經理還用無線電跟他聯絡,讓他不要給許浩的車放行。

許浩臉色鐵青,雖然知道這一切都是謝奕辰搞的鬼,卻有些無能為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