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傢夥還嫌情況不夠鬨嗎?竟然在這個時候約她吃飯?!

“不就是冰島鱈魚套餐?我的餐廳也有,讓廚師給你做就是。

關月汐正想著,就聽謝奕辰的聲音從對麵傳來,完全跟許浩杠上的架勢。

她立刻蹙起眉,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跟許浩較真。

謝奕辰這時已經抬手招來餐廳經理,看著許浩用傲慢的語氣道:“這位先生想吃冰島鱈魚套餐,你給他上一份特級的,再煎一份七分熟的黑椒牛排,把35號桌的餐都撤了。

許浩一怔,臉色頓時更加難看。

“謝先生這是什麼意思?今天是我約阿汐吃飯,你憑什麼讓人把我們的餐撤了?”

謝奕辰不屑的看著他:“你確定還要回去吃剛纔那份鵝肝?”

許浩一噎。

那個魔鬼辣椒他還真不敢再吃了!

在他這麼想時,關月汐輕輕在心裡歎了一聲,看著他道:“許浩,要不今天你先回去吧,我要問的事情也問完了,還讓你遇到這種事,實在過意不去。

見關月汐讓他走,謝奕辰心裡微微得意。

但許浩怎麼可能真的離開呢?

就算要吃魔鬼辣椒,他也絕不輕易把關月汐讓給謝奕辰。

“你不用道歉,這件事根本跟你沒關係。

許浩邊說邊拉開椅子在謝奕辰和關月汐中間的位置上坐下。

為了關月汐,他今天豁出去了!

在上流社會圈中混了段時間,他也大致聽說了些謝奕辰年少時候的事。

要他把關月汐交給這種人,他還真不放心。

萬一他哪天狂躁症發作,對關月汐做出些什麼?他不是後悔莫及麼?

少頃,得了謝奕辰命令的經理去而複返,親自端著托盤把鱈魚套餐和黑椒牛排送了上來。

“先生,你是你要的黑椒牛排和鱈魚套餐。

他恭敬的把東西放到桌上,一份端到關月汐麵前,一份移到許浩麵前。

謝奕辰慢條斯理的抿了一口蘇打水,道:“郭三少,不嚐嚐鱈魚套餐的味道嗎?”

許浩看他一眼,心裡還有些惴惴的。

剛纔那份法國鵝肝他看不出絲毫異樣,但吃到嘴裡卻辛辣無比,謝奕辰不會又想用那招來對付他吧?

不過這份擔心隻堅持了一秒就被他從腦海趕出去了。

他並不想給關月汐留下懦弱的印象,如果連一份鱈魚套餐也不敢吃,那不是正中謝奕辰下懷嗎?

關月汐也擔心會發生剛纔那樣的情況,同情的朝他看了一眼。

眼見他叉了一塊鱈魚放進口中,表情並冇有異樣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“郭三少覺得味道怎麼樣?比起你家的餐廳,哪個味道更好?”

對於自家餐廳的味道,謝奕辰自然有把握。

因為這些主廚都是他從世界各地精挑細選的,做出的菜風味地道,口感純正,在京城獨一無二。

許浩仔細品嚐過後,不得不佩服的點點頭。

“這鱈魚的味道確實不錯。

謝奕辰輕輕一挑嘴角,神色顯得有些不屑。

郭氏旗下的餐廳有哪些,他一清二楚。

以前陪郭震華去吃過幾次飯,就是因為覺得他們的菜口味做得不地道,才起了開餐廳的念頭。

關月汐看他們之間終於不再劍拔弩張,這才放鬆下來,拿起刀叉切了牛排,小口小口吃起來。

謝奕辰的視線時不時從她身上掃過,偶爾停留在她唇上,視線跟著變得幽暗深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