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了,之前你在電話裡說有事情要問我,不知道是什麼事?”

他們最近一直沒有聯絡,為了不讓關月汐覺得厭煩,他自然不好總打擾她,所以隻能忍著。

這一忍就忍了近一個月,兩人之間從無交集,關月汐會有什麼事向他打聽呢?

“是這樣的。

正想著,關月汐的聲音就從耳邊傳來。

許浩認真的望著她,不敢怠慢她說的每一個字。

“最近網上有些新聞讓我有點在意,就是與雷霆娛樂有關的那件案子,不知道你看過冇有?”

許浩怔了下,聽到雷霆娛樂四個字,他就知道關月汐想要問的事情與他無關,心裡不禁有些失望。

不過他並冇有表現出來,隻點頭道:“看過,雷霆娛樂是謝先生的公司吧?”

關月汐蹙了蹙眉:“你知道郭召謙和郭明澤最近的訊息嗎?這次雷霆娛樂的事,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後對付謝奕辰。

許浩聽懂她的意思,臉色也微微一變。

“你是說這次的新聞,是郭召謙和郭明澤搞出來的,目的是為了報複謝奕辰?”

上次郭氏集團的奪權之爭中,謝奕辰因為堅持將郭震華留下的遺囑公佈出來,徹底得罪了這兩個人。

如果他們想要報複謝奕辰,許浩就不能不管了。

雖然他不喜歡謝奕辰,但也不至是非不分,善惡不明。

關月汐點點頭,臉色有些沉重的道:“今天我跟我師兄看過新聞後,他就斷言謝奕辰是被人誣陷的,而且目前的形勢對雷霆娛樂很不利,如果事態繼續發展下去的話,一定會對他產生很不好的影響。

許浩點點頭,認真的道:“你放心,謝先生也是為了我才得罪郭召謙和郭明澤的,今天回去之後我一定馬上調查他們行蹤,爭取早點破除他們的陰謀。

關月汐感激的一笑,道:“謝謝你幫忙,如果有訊息記得隨時通知我。

雖然得到關月汐的感謝,但許浩心裡卻並不高興。

關月汐能為了謝奕辰的事為求他,說明她在心底很重視這個男人,隻是她自己冇想明白罷了。

當然,他也不會笨到去提醒她,馬上揚起笑臉,把話題轉移到了彆的地方。

兩人到達餐廳,許浩十分紳士的幫關月汐打開車門等她下車。

而不遠處,謝奕辰也坐在車裡目光陰沉的看著他們。

直到他們並肩走進餐廳後,才讓司機扶他下車。

許浩與關月汐出來吃過兩次飯,對她的口味也多少瞭解一點,主動給她點了個一分熟的牛排,他自己則點了個法式鵝肝和沙拉。

兩人等餐的時候,謝奕辰則走專用通道,來到了後廚。

看到老闆蒞臨,廚房的工作人員們心驚膽戰。

主廚連忙走到他身邊,躬身道:“謝先生,你來了。

謝奕辰倨傲的點下頭,問道:“剛纔餐廳來了一男一女,女的穿淡紫色襯衫,男的穿西裝,他們點了什麼菜?”

主廚朝站在後麵的幾個服務員看了下,立刻有人把單子送了上來。

“先生,你說的是35號桌嗎?他們點的是黑椒牛排和法式鵝肝加沙拉。

謝奕辰一聽,就知道那牛排是關月汐吃的,沉吟了下命令道:“鵝肝加辣,要印度魔鬼椒。

主廚一怔,解釋道:“先生,鵝肝的味道清淡,魔鬼椒太辣,會讓食物失去原有的口味,你確定要這麼搭配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