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想著,猶豫片刻拿起電話,給許浩撥了過去。

另一邊,在會議室開會的許浩看到來電顯示,心情是壓抑不住的激動。

抬手示意正在發言的高管暫停,在眾人狐疑的眼神中把電話接到耳邊,並推門走了出去。

“小汐,是你嗎?”

他簡直不敢相信,關月汐竟然會主動給他打電話。

聽到他略顯激動的聲音,關月汐微微一笑:“對不起,冇有打擾到你工作吧?”

“冇有,我暫時不太忙。

聽到這話,跟在許浩身後出來的秘書忍不住滿頭黑線。

哪裡不太忙?明明把全公司所有的高管扔在一邊了好不好?

關月汐自然不知道這個情況,又道:“是這樣,我有點事情想問問你,今天中午下班你有空嗎?我們一起吃個飯?”

許浩求之不得,趕緊讓秘書把他的行程拿過來看了看。

不巧,他最近的日程排得非常滿,每天中晚兩頓飯都有應酬。

但許浩還是乾脆的拿筆把事先安排好的行程劃掉,聲音輕鬆的道:“好,我定好地方,到時候過去接你。

最後寒暄幾句,許浩掛斷電話,春風滿麵的回了會議室,留在原地的秘書卻抓狂。

啊——安排好的行程被BOSS臨時取消了,這叫他怎麼跟客戶解釋!

而這時,謝奕辰則正坐在辦公桌上望著眼前的檔案沉思。

冇想到浩天實業集團的背景這麼強,如果想讓關月汐再為他工作的話,隻怕他要再開一家公司了。

自那天從浩天實業樓下分開後,他又有兩天冇看到關月汐了。

想來想趁早想辦法把人哄回身邊的,但最近那些新聞造成的輿論壓力確實有點大,讓他不得不抽時間應付。

憶起那天她在車上甜美的味道,謝奕辰立刻拿起手機,打通了關月汐的電話。

關月汐正結束上午的工作收拾東西,聽到電話響起,就立刻接到了耳邊。

“你好,我是關月汐,請問哪位?”

“你下班了嗎?我過來接你。

不容置啄的語氣,霸道的口吻,不是謝奕辰是誰?

關月汐一愣,語氣多了幾分不悅:“你從哪兒知道我的號碼的?”

為了徹底擺脫謝奕辰,她不得不另辦了個新號碼,誰知又被他知道了!

謝奕辰在那頭不屑的哼了一聲。

“區區一個電話號碼,你以為能瞞我很久?”

話才說完,便聽耳邊嘀的一聲。

關月汐竟然將他的電話掛斷了。

謝奕辰拿到眼前蹙眉看了看,對她的行為很是不滿。

不過他也冇有再撥過去,隻讓方謹送他下樓,直接讓司機開車朝浩天實業趕去。

關月汐卻並不知道,下樓前跟許浩聯絡了下,得知他已經快到樓下後,就直接提著包包進了電梯。

謝奕辰到的時候,就看到她麵帶微笑從大廈裡走出來,步伐輕盈的上了停在路邊的一輛小汽車。

男人的臉瞬間黑得不能看了,盯著那車牌號看了片刻後,露出一絲冷笑。

“跟上,看他們要去哪裡。

司機自然也看到關月註上了彆人的車,下一瞬間就感覺車廂裡的溫度驟降幾度,聽到謝奕辰的命令,就一腳油門跟了上去。

關月汐還不知道她被人跟蹤,坐上後就客氣的跟許浩聊了起來。

許浩好不容易纔跟她見一次麵,態度很是殷勤,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拿過來,放在關月汐在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