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十個人圍在車邊堵著,他也不敢隨意踩油門,但如果讓BOSS一直被堵在這裡,同樣是他的失職。

謝奕辰看了一眼外麵的情景,朝方謹道:“開門,從正麵進入大樓。

他向來不是個懦弱的人,也從來冇想過要用縮頭烏龜的方式應對這次事件。

之前一直冇發聲,不過是因為冇有找到幕後黑手,不能進行有效的反擊而已。

看到方謹打開車門把他從車上扶下來,所有的記者立刻拿話筒懟到謝奕辰臉邊。

比剛纔更刻薄的問題不斷湧入耳中,謝奕辰隻按自己的意願選擇性回了幾句。

“雷霆娛樂是否要從京城商業圈中退出?當然不可能!我們公司開發的所有遊戲都是經過公測和國家審批的,屬於完全合法的商業行為,所以絕不接受那些彆有用心的人的質疑和誹謗。

“謝先生,這怎麼是誹謗呢?前兩天就有個孩子,因為玩你們公司的遊戲而失去了生命啊,對於這點,你冇有一絲愧疚嗎?”

謝奕辰斬釘截鐵:“當然冇有。

警察說過,他並不死於玩網絡遊戲,而是死於謀殺。

難道你們要因為一個孩子在上學途中不幸遇害,就要阻止所有的孩子上學嗎?”

在他回答記者的問題時,現場情況也在網上進行了實時直播。

“說得好!”

聽到他的回答,連在辦公室裡看熱鬨的秦時與都忍不住笑了笑。

最近幾天,他也因為幫謝奕辰查那個在背後搞鬼的傢夥忙得焦頭爛額。

但遺憾的是,對方十分高明,所有涉及負麵議論的訊息都是通過外網釋出,而且IP地址還每天都不樣。

今天在英國,後天又在加拿大,再後天又去了比利時,簡直比兔子還狡猾。

而此時,像他一樣在電腦前看直播的人也不止他一個。

唐毅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,目光落在電腦螢幕上笑著朝關月汐道:“這個謝奕辰不簡單啊,當初你是怎麼跟他認識的?”

關月汐裝作看檔案的樣子,不回答他。

唐毅又接著道:“彆給我裝了,我知道你一直在關注新聞,看來是有人故意要整他啊,再這麼下去,政府很可能也要迫於壓力出麵乾涉了。

畢竟出事的隻有他們一家遊戲公司,其它網站的遊戲玩家,可冇有人喪命呢。

關月汐眉頭微蹙,終於瞥了他一眼。

“你到底是請我來工作的還是看八卦的?”

唐毅知道她向來嘴硬,笑而不語。

過了會兒,關月汐自己卻忍不住了,關掉工作文檔,在電腦上搜尋起與雷霆娛樂有關的新聞。

“你不是不看八卦嗎?怎麼突然又感興趣了?”

正看得入神時,唐毅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。

關月汐瞬間回神,將底下的上萬條留言預覽了個大概後,臉上也現出一抹憂色。

“你覺得真的有人要對付他?”

唐毅端著咖啡悠閒的回到位置上:“把這件事的經過從頭到尾想想你就知道了,還有,從事網絡遊戲的公司那麼多,為什麼發帖子的人隻爆出了雷霆娛樂?”

關月汐想了下,覺得確實有些蹊蹺。

而且謝奕辰在圈中混了這麼多年,手段一向以狠戾著稱,得罪的人肯定不少。

眼前便有一個郭氏!

郭震華的三個兒子,被他一次性得罪了兩個,而且這兩個都不是省油的燈,難道是他們在背後對付謝奕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