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關月汐以前的事,他實在知道得太少了,以至於麵對來勢洶洶的謝奕辰,根本無從下手。

謝奕辰也冇有隱瞞,直言道:“我們是未婚先育,當年因為一些誤會,我冇能留下住她,所以這次希望能好好彌補。

雖然他說得非常誠懇,但唐毅也不是吃素的。

透過謝奕辰的眼睛,他就知道此人深不可測。

考慮了下,他搖頭道:“抱歉,這件事隻怕我幫不上忙,小汐回國後就很少跟我聯絡,如果她打電話過來,我一定替你好好勸勸她。

聽他這樣說,謝奕辰便點點頭,放下手裡的咖啡道:“多謝唐先生,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先告辭了,下次有機會再見。

唐毅禮貌的站起身:“應該的,再怎麼說小汐也是我的師妹。

把人送出辦公室後,唐毅若有所思的朝謝奕辰遠去的背影看了看,然後拿出手機撥通了關月汐的電話。

“小汐,你在哪兒?”

關月汐正在家裡陪熠熠玩遊戲,接到電話連忙放下遙控走到陽台上來。

“我在家呢,怎麼了師兄?”

“有個叫謝奕辰的男人剛纔來問我要你的訊息,還說你跟他生過孩子。

他說這話的目的雖然隻是調侃,但卻把關月汐嚇了一跳。

難道謝奕辰真的已經調查到熠熠的身世了?

她眼瞳猛的一縮,後也緊緊抓在護欄上。

“你冇跟他說什麼吧師兄?”

唐毅看著窗外的高樓,安撫道:“你師兄我是那麼笨的人嗎?就算熠熠的臉跟他長得一模一樣,我也不會輕易承認熠熠就是他的孩子。

關月汐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但想到他之前說的那句話,她還是有些不安。

唐毅想了下,又道:“能不能跟師兄講講,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?謝奕辰剛纔還提到一個叫小昀的,還說他是你們的孩子,你不會生了二胎吧?”

關月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她現在躲謝奕辰還來不及,怎麼可能跟他生二胎?

“控控你腦子裡的水吧!我怎麼可能生二胎?我回國總共不到兩個月,胚胎還來不及著床呢!”

唐毅自己忍不住先笑起來。

“行了,你的事情你自己作主,姓謝的要是再敢欺負你,你就來找我,我們師兄妹合璧,肯定能把他乾翻。

聽到他的豪言壯語,關月汐也忍不住抿唇笑了笑。

不過謝奕辰會找到唐毅頭上,倒是讓她有些意外。

她在電話裡交待了唐毅幾句,讓他千萬不要把熠熠的事說出來,也不要告訴謝奕辰她現在在哪裡,這才掛了電話。

收線之後,她心緒還有些起伏,站在陽台上朝遠處看了一會兒。

謝奕辰,究竟為什麼要找她呢?

與此同時,坐著車從唐毅公司離去的謝奕辰,臉比來的時候還黑。

唐毅一看就知道是隻老狐狸,儘管他把他和關月汐之間的關係說得曖昧不明,但他卻依舊冇有鬆口,還裝作跟關月汐不是很熟的樣子。

半個多小時後,汽車在一間高級會所外停下。

看到車門一車,立刻有兩個門童過來幫著把謝奕辰扶下車。

其中一個門童道:“謝少來了,秦少已經在屋裡等著了,安排我們在這兒接你。

謝奕辰輕點了下頭,什麼也冇說,便被他們妥帖的送到了樓上包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