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助理在門口對他耳語了幾句,他馬上便對對方的身份瞭然。

帶著禮貌的微笑走進來道:“你就是謝先生吧,久仰。

謝奕辰坐在輪椅上側對著他,直到唐毅走過來朝他伸出手,才慢慢抬起頭。

看到他的臉,唐毅先是怔了下,接著馬上想到昨晚接到的那通電話,心裡多少有些吃驚。

不過他也不是愣頭青了,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冒昧。

況且關月汐現在都躲到他家裡去住了,十有**跟這個人有關。

謝奕辰抬眸靜靜的望著他,一雙深如寒潭的眼睛,帶著迫人的氣勢和壓力。

“唐先生,幸會。

說著,他抬手跟唐毅握了握。

兩人成功男人的手掌強有的力的握在一起,接觸片刻後,又馬上從容的分開。

唐毅在謝奕辰對麵的沙發上落坐,把助理放在桌上的咖啡端起來抿了一口。

“不知謝先生大駕光臨,有什麼指教?”

聽到他故作疑惑的話,謝奕辰依舊不動聲色的看著他:“我以為唐先生知道,昨天晚上我們不是才通過電話嗎?”

唐毅立刻作出恍然的樣子。

“哦,原來昨天晚上那通電話是謝先生打過來的。

他手指在杯柄上摩挲了兩下,疑惑道:“不知謝先生找小汐有什麼事?如果想了聘請她工作的話,隻怕我幫不上忙。

謝奕辰怎麼會看不出他在跟自己打馬虎眼?

但他並不著急,抿了口咖啡不經不慢道:“唐先生跟她認識很久了吧?”

唐毅抬頭看著他,想從他神情裡看出一絲他今天的目的,卻未果。

他比關月汐年長兩歲,自忖看人的眼光不錯,也見識過諸多在商場上叱詫風雲的人物。

但今天對著謝奕辰,他卻有點猜不透這個男人的心思。

從他的長相來看,他猜出謝奕辰和關月汐之間可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畢竟熠熠的父親是誰,現在他心裡終於有了答案了。

可是當年關月汐跟他,到底是自願還是被迫的呢?

如今她躲著他,他卻又步步緊逼,甚至堵到他辦公室裡來了,難道是為了把她抓回去?

唐毅覺得他必須謹慎應對,萬一不小心出賣了月汐,隻怕他後麵的日子不好過啊!

想了下,他點頭道:“確實,我跟小汐是校友,又師從同一個導師,在國外的時候就有過接觸。

謝奕辰斟酌著他的話,覺得唐毅說得實在有所保留。

從一個月前他在郭家酒會上的表現看,他跟關月汐就不止有過接觸那麼簡單。

他思量了下道:“我知道你是她師兄,月汐的脾氣你也清楚,現在我們之間有些誤會,希望你能勸勸她,讓她不要任性,畢竟小昀還在家裡等著她。

這資訊量來得有點大,讓唐毅一時措手不及。

他勉強讓腦子轉動了下,儘量謹慎的問:“抱歉謝先生,請問小昀是誰?”

謝奕辰牽了下嘴角,似笑非笑,自在從容的道:“小昀是我們的孩子,她可能冇告訴你吧。

說這話時,他眼睛緊盯著唐毅的反應,看到他眼底一閃而過的錯愕和疑惑,便知道他對關月汐的瞭解不止是校友那麼簡單。

唐毅做精算工作那麼多年,頭一回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。

想了會兒道:“謝先生,有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。

小汐是我的師妹,以前在國外,從未聽過她已經結婚的事,你們之間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