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唐毅是什麼人?

玻璃心肝八麵玲瓏說的就是他!

結合昨天關月汐跟他借房子的情況,他馬上就猜到了謝奕辰的身份,聲音帶了幾分疏離道:“請問先生跟小汐是什麼關係?為什麼要打聽她的住處呢?”

謝奕辰知道想從他嘴裡套出話不容易,主動道:“如果唐先生有時間,明天中午可不可以一起吃個飯?”

唐毅想也不想的拒絕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明天中午已經有約了。

謝奕辰臉色冷了冷,耐著性子道:“那晚上呢?”

“晚上也有。

唐毅也不是怕事的人。

敢讓他師妹不快,那就是跟他本人過不去。

況且恩師埃文老師之前還特意打電話交待過,要他在國內一定要照顧她小汐,彆讓她被人欺負。

這個打電話的男人,不正好撞在槍口上嗎?

謝奕辰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,果斷道:“既然這樣,那就打擾了。

聽到電話被掛斷,唐毅挑了挑眉。

這麼輕易就被打發了,看來也不是什麼值得他出手的貨色,再度回到屋裡參加聚會。

夜色沉沉,在霓虹燈照不到的角落裡,幾隻從陰溝裡爬出來的老鼠在垃圾堆中翻動。

一個人影突然從前麵的巷口走進來,趴在路燈的燈柱下乾嘔了幾聲。

但那些老鼠大膽得很,對走過來的醉漢視若無睹,繼續趴在垃圾堆裡大快朵頤。

嘔了一陣之後,那人突然一揮手,把手裡的空酒瓶丟了出去。

碰的一聲,這次那些老鼠終於被驚動,拖著臟兮兮的皮毛四散逃離。

“以為這樣就能打敗我?門都冇有!”

醉漢抬起頭,露出一張熟悉的臉,陰沉的眼睛死死盯著對麵的幾座高樓,正是郭氏集團的方向。

那一切原本是屬於他的!

可最後是誰害他失去的呢?

是謝奕辰!是關月汐!

是他們幫許浩那個私生子奪走了他的繼承權!

想著,他眼裡閃過一道寒光,打了個酒嗝,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。

電話另一頭,謝頂又有了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正抱著一個美女在床上翻滾。

兩人正打得火熱,一陣刺耳的電話鈴聲突然從耳邊傳來。

王智麗瞪了一聲騎在她身上的男人:“這種時候,你就不知道關機嗎?”

謝有為也覺得有些掃興,但又怕錯失什麼重要的事。

畢竟現在謝氏內部的情況也不大好,支援他和支援謝老爺子的人各自為政,害他整天忙得焦頭爛額,稍不小心,就要被那些老狐狸給算計了。

他挪著笨重的身體到床邊接起電話,放到耳邊道:“喂,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謝先生,你還記得我吧。

一道陌生的聲音傳來,讓謝有為頓時皺起眉。

“你是誰?”

郭召謙一聲冷笑:“謝先生真是貴人多忘事,前段時間我們還一起吃過飯,這麼快就把我忘記了。

謝有為循著他的話仔細想了下,馬上不屑的道:“原來是郭大少,大晚上不睡覺,是因為失去繼承權而惱恨嗎?”

郭氏發生的事,這兩天已經在京城傳遍了。

誰都知道郭震華把郭氏的繼承權留給了一個私生子,正房所生的大兒子,和續妻所生的二兒子反而隻分得了一部分遺產。

郭召謙眼中閃過一抹陰狠,冷聲道:“謝先生這話是什麼意思?莫不是忘記你的處境跟我之前也有幾分相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