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為了抓到殺害弟弟的凶手,他不得在這苦海裡掙紮,以祈求自己的內心能得到一絲安寧。

兩人說了幾句話,夏欣然的耐心就已經耗儘,不等江月白說什麼,就果斷掛了電話。

看著螢幕上暗下去的名字,江月白抿了抿唇,朝不遠處的監獄大門看了一眼,轉身朝辦公室走去。

另一邊,夏欣然掛斷電話後心情也有些難以平靜。

她和江月白本是醫科大學的同學,當年兩人情投意合,很容易就走在了一起。

那時候的江月白就像他的名字,為人光風霽月,學習成績又出眾,在女同學中人氣很高,許多女生都為他傾倒。

然而偏偏,那麼優秀的江月白,卻看上了她這個剛進入醫學院的小學妹,對她處處照顧,還展開了熱烈的追求。

夏欣然當時就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她除了家世顯赫,學習成績好點之外,在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中,其實不太此人注目。

江月白怎麼會看上她呢?

直到江月白向她表白的那天晚上,把她拖進學校外麵那條小巷裡霸道的親吻,說她看起來傻傻憨憨的,他怕她被彆的男人騙,所以才勉為其難收了她。

他嘴上說著勉為其難,但扣在她腰間的手卻緊得發抖,火熱而生疏的吻著她,讓她喊他的名字。

可最終,老天爺好像跟她開了一個玩笑。

明明如此美好的開端,迎接她的卻是個狼狽不堪的結局。

在她升上大二的那年,江月白當著她的麵強吻了另一個女生,並當衆宣佈,他們之間的戀情結束,之後就像人間蒸發似的,在她眼前消失了。

每每想起這一切,夏欣然就覺得自己的整個青春彷彿都耗在了江月白身上。

他給了她所有女生都幻想的愛情,卻在她深陷其中時猛然抽身,隻留給她一地難以收拾的難堪和回憶。

夏欣然將手撐在桌子上,眨眨眼睛把那股熱意逼回去,拿起辦公桌上的病曆開去巡房。

這一天時間內,謝奕辰把他能找到的線索全部都查了一遍,卻依舊冇有關月汐的任何訊息。

他沉著臉坐在辦公桌後,直到天色黑透,方謹房門從外麵走進來。

“先生,剛纔林叔來電話,說小少爺在家裡吵著要見關小姐。

他邊說邊看著謝奕辰,眼裡也透著無奈和遺憾。

謝奕辰怔了下,點頭道:“推我下樓吧。

回家的途中,謝奕辰的臉色格外不好。

司機坐在前麵戰戰兢兢,心裡也很奇怪,關月汐為什麼會突然離開。

他今天開著車接連送謝奕辰去了幾個地方,都是為了打聽關月汐的訊息,可最後自家老闆還是無功而返。

被林叔推著走進家門,謝奕辰意外看見宋昕竟然也在客廳裡。

她樣子看起來跟以前有些不同,整個人心不在焉,雖然陪著小昀玩積木,但手裡積木卻半天都冇落下一個。

謝奕辰看了她化著濃妝的臉一眼,嫌棄的皺了皺眉。

“怎麼又弄成這個樣子?”

他不知道為什麼,宋昕好像非常熱衷說化妝,但自從小時候因為她化了過濃的煙燻妝,把小昀嚇哭之後,她就再也冇有那樣打扮過了。

今天不知受了什麼刺激,竟然又扮上了。

看他回來,宋昕似乎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過來拉著他的手道:“哥,你覺得我這個樣子不好看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