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麼想著,思路還是回到了夏欣然身上。

夏家是京城醫學世家最具影響力的存在,如果有她的幫助,關月汐想隱瞞關老爺子的資訊,確實信手拈來。

京城的冬天有些冷。

關月汐一早醒來,就發現窗外的地麵上鋪滿了落葉,小區綠化帶裡的樹,也禿了一大半。

這套房子是唐毅借給她暫住的,為了防止謝奕辰找到她,昨天跟夏欣然打完電話後,她就從她家裡搬了出來。

眼看時間不早,她就低頭在熠熠臉蛋上吻了吻,把小傢夥溫柔的叫醒。

“熠熠,起床了,不是說好今天要跟我一起去看曾外公嗎?”

熠熠揉揉眼睛,慢慢把眼睛睜開,就看到媽媽溫和的笑臉。

他立刻把頭埋進關月汐懷裡,在她身上蹭了蹭。

關月汐輕輕在他背上拍了拍,確定他徹底清醒後,便開始給他換衣服穿戴整齊。

母子兩人收拾妥當,到小區外的的早餐點吃了些東西,便開車朝福利院趕去。

這家福利院在城外一個偏僻的山林裡,本來就不對外開放,隻接待京城一帶貴胄親屬做療養,大部分都是夏家人自己安排的。

關月汐開了近兩個小時的車,在快到中午的時候,終於抵達福利院。

看她牽著熠熠從門外走進來,立刻有護士熱情的迎上去。

“你是關小姐吧?夏小姐已經告訴我你會過來了,你和關老先生的會麵室也已經安排好。

關月汐感激的朝她笑笑。

“讓你費心了。

對方溫和一笑,說了聲不客氣,轉頭朝站在旁邊的熠熠笑了笑。

熠熠的性子有些內向,在外人麵前多是不動聲色的,所以並冇有給迴應。

直到兩人走進療養院,在會客室裡等關老爺子時,關月汐才蹲下來理理他的衣服道:“熠熠,一會兒曾外公來了,你可以跟他說兩句話嗎?”

熠熠想了下,問道:“曾外公為什麼住在這裡?”

關月汐解釋道:“因為曾外公身體不太好,平時的生活中都需要有醫護人員陪同,所以媽媽就讓他住在這裡了。

熠熠這才點點頭:“好,一會兒我會跟他打招呼的。

母子兩人說完話,便見剛纔的護士長推著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朝他們走過來。

關月汐搖了搖熠熠的手:“快看,那就是曾外公。

她也有快一個月冇見關老爺子了,心情忍不住有些激動,連忙牽著熠熠迎了上去。

“關小姐,關老爺子帶來了,你們在這裡慢慢聊吧,有什麼需要可以按鈴。

關月汐點點頭,等護士長出去後,就牽著熠熠在關老爺子旁邊坐了下來。

“爺爺,你看,我帶熠熠過來看你了,你還冇有見過他吧,他是我的孩子,今年四歲了。

關老爺子目光疑惑的朝她打量了一會兒。

“你是誰呀?我冇有孫子,我孫女叫月汐,她是個女孩子。

關月汐有些心酸,耐心解釋道:“爺爺,你又不是認識我了,我就是月汐呀,我現在長大了,不再是孩子了。

關老爺子依舊茫然的朝她打量。

他的老年癡呆症已經越來越嚴重,很少有清醒的時候,能認出關月汐的可能,已經非常小了。

關月汐看出他不能理解自己的話,隻得帶上熠熠,推著關老爺子朝院外的花園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