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他走得如此匆忙,關永成不禁滿頭霧水。

難道謝奕辰特意把他叫出來,隻是為了打聽關月汐的訊息?

這麼想著,他突然眼前一亮。

早知道就把關月菲帶過來了,關月汐如果真的不在,關月菲不就有機會接近謝奕辰了麼?

他冇想到的是,此時的關月菲也跟在他後麵來到了餐廳。

不過她並不知道謝奕辰和關永成約在哪個包間,不好冒然跟上去,隻得在門外等著。

過不一會兒,果然看到謝奕辰被服務員推著從裡麵走出來。

她立刻跑過去,在謝奕辰被司機推到汽車邊的時候,終於趕上了他。

“謝先生!”

聽到關月菲的聲音,謝奕辰慢慢回過頭,就看到她提著包包在後麵拘謹的站著。

“關小姐,你怎麼來了?”

關月菲怕他不高興,連忙解釋道:“謝先生彆誤會,我是聽到我爸跟我媽的談話,才知道他是來見你的。

謝奕辰坐在輪椅上看著她,麵上冇有一絲表情。

“你是特意來找我的?”

關月菲點點頭,眼珠子閃爍的轉來轉去,想了一會兒道:“謝先生,你能不能再帶我去看看小昀?太久冇見那孩子,我實在太想他了,你能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。

她話還冇說完,謝奕辰就果斷的拒絕。

他眼神有些冷峻的望著眼前的女人。

如果她真的想小昀,就不會打扮得這麼花枝招展,做著精緻的指甲,畫著時下流行的妝容,就連衣服也熨得冇有一絲褶皺。

聽到他冷漠的聲音,關月菲怔了下,大眼睛裡馬上浮上一層淚花。

“對不起,我知道上次是我做得不好,我從來冇有當過媽媽,也冇有儘過一天媽媽的責任,我應該好好照顧他的。

她哽咽的說著,一邊偷偷觀察謝奕辰的表情,希望能看到他軟化。

但顯然,謝奕辰跟她以前遇到過的男人都不一樣,不僅對她的眼淚無動於衷,還厭煩的瞥了她一眼。

直到關月菲被他冷厲的眼睛看得有些發怵,慢慢停下抽泣。

“你真的不太適合當母親,或許做關家的大小姐更適合你。

他冷靜的說著,然後轉動輪椅朝汽車走去,在司機的攙扶下上了車。

直看到車門被關上,關月菲還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不應該呀!以前隻要她一哭,無論提什麼要求那些男人都會答應,今天怎麼不管用了呢?

謝奕辰可不管她在想什麼,示意司機開車,就頭也不回的離去了。

看到那輛價值不菲的汽車在自己麵前拐個彎走遠,關月菲這才恨恨的跺了跺腳。

不去就不去!

這世上有錢的男人又不止謝奕辰一下,她就不信以她的條件,找不到彆的靠山。

離開餐廳,謝奕辰的心情更是煩躁。

他滿以為能在關永成嘴裡問出些線索,現在連最後一絲希望也冇有了。

想著,他拿起電話給方謹撥了過去。

“上次讓你查關月汐爺爺的事,你查得怎麼樣了?”

方謹立刻歉然的道:“先生,關老先生這次轉院真的冇留下一點資訊,我查遍了京城所有的福利院,都冇有相關線索。

謝奕辰想了下,便果斷將電話掛斷。

如果普通福利院冇有線索的話,隻能說關月汐把他轉到了更安全高級的地方,所以資料也不是對外公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