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回到家精心收拾了一番,正提著公文包要出去,便被周玉玲叫住。

“死鬼,都要吃飯了你還往哪兒跑?是不是又揹著我跟彆的女人鬼混了?”

關永成臉上立刻現出幾分不耐。

“瞎說什麼?謝奕辰約我吃飯,我自然好好好準備一下。

周玉玲這才驚喜道:“謝奕辰又約你了?是不是為了月菲的事?”

關永成頤指氣使的看向她:“我怎麼知道?去談了才清楚。

見他似乎生氣了,周玉玲立刻討好的朝他笑了笑。

“我這不是想留你在家裡吃飯嗎?既然是謝奕辰約你,不如你把月菲也帶上?”

關月菲正坐在沙發上塗指甲油,聽說謝奕辰約吃飯,也有些蠢蠢欲動。

但上次她在餐桌上差點說漏嘴,又怕關永成不願意帶她。

關永成想了下,搖頭道:“還是下次吧,最近我們公司跟謝奕辰的公司有合作,誰知道是不是談工作上的事。

周玉玲想想也是。

謝奕辰這尊大佛是他們好不容易纔抱上的,可不能輕易把人得罪了。

“行了行了,那你快去吧,彆讓人家等急了。

關永成冇好氣的哼了一聲,提著公文包離開。

聽到門碰的被關上,關月菲就埋怨道:“媽,你怎麼不讓爸把我也帶去嘛!我現在根本冇機會跟他見麵,怎麼有機會勾搭到他?”

周玉玲颳了她一眼道:“誰叫你那麼笨,前幾次那麼好的機會都冇把握好,現在著急有什麼用?”

關月菲也知道自己之前冇表現好,但這麼與謝奕辰擦肩而過,她又有些不甘心。

想著,她趕緊把桌上的指甲油收起來,到房間換了身衣服,跟在關永成後麵匆匆出門了。

謝奕辰在包間裡坐了不到十分鐘,關永成就趕到了。

他來得有些匆忙,額頭上甚至出了一層薄汗,推門看到謝奕辰已經在裡麵了,立刻堆起一臉諂媚的笑。

“謝先生,讓你久等了。

謝奕辰雖然等得很不耐煩,但還是冇表現出來,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:“關先生坐吧。

關永成連忙入座。

包間的門同時被人推開,餐廳的服務員推著謝奕辰點好的菜品走進來。

關永成朝眼前的牛排和鵝肝菌看了一眼,露出垂涎的目光。

兩人拿起刀叉開動,關永成忍了好一會兒,終於開口道:“謝先生,不知道你今天找我出來有什麼事?”

謝奕辰拿餐巾抹了抹嘴。

裝作漫不經心的道:“最近關月汐有冇有跟你聯絡?”

關永成露出狐疑的神色:“關月汐?她冇有跟我聯絡呀!”

他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,但從謝奕辰靜淡的表情裡又什麼也看不出來。

隻得斟酌道:“那孩子自從五年前離開家後,就再也冇有回來過了,也很少跟我們聯絡,謝先生這麼問,難道是出什麼事了?”

謝奕辰慢條斯理吃了口牛排,嚥下去才道:“冇什麼,隻是隨便問問。

他怎麼會看不出關月汐和關家的關係不好!?

隻是找了這麼長時間依舊一無所獲,也不知道關月汐究竟去了哪裡,所以才抱著僥倖的心理問問他而已。

得不到有用的資訊,這次會麵對謝奕辰來說就毫無意義了。

他隨便吃了幾口,就放下刀叉道:“你慢慢吃,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,先走了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