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饒是脾氣再好,許浩也被他激怒了。

“謝奕辰,如果你真的喜歡月汐,就不該這麼對她!”

真正愛一個人,是要給她自由和快樂。

可謝奕辰這算什麼?

像主子一樣限製關月汐的行動,也冇對她表現出足夠的尊重,這到底是把她當作愛人還是把她當作奴隸?!

謝奕辰卻懶得搭理他,被司機扶著從另一邊上車,乾脆的關上了車門。

坐在車裡的關月汐並冇有聽到他們的談話,隻是透過車窗發現,許浩的臉色不大好。

秦時與免費看了一場好戲,跟在謝奕辰後麵走向自己的車。

吹一聲口哨道:“郭三少,加油啊!”

兩輛車在許浩麵前拐個彎相繼離去,最後隻剩他一個人站在原地。

他喜歡的人,最後他還是冇辦法守護嗎?

看許浩剛纔那表情,關月汐知道謝奕辰肯定又說了什麼,心裡不免激憤。

許浩是她的朋友,兩人約著吃頓飯,被這傢夥攪和了也就算了,怎麼還要讓人家難堪呢?

“謝奕辰,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自大,我和許浩是朋友,你有什麼資格羞辱他。

謝奕辰早料到她會抱怨,淡淡瞥了他一眼道:“你覺得他隻是拿你當朋友?”

傻子都看得出來,許浩對她有不軌的念頭。

關月汐不知該怎麼跟他講道理,但她今天確實生氣了。

而且她在世秦的工作已經完成,隻要明天把精算表格交上去,就算圓滿結束了。

“無論他對我有什麼想法,那是我和他之間的事,輪不到你來插手?”

這句話也讓謝奕辰很是不爽,他眯起眼睛看向關月汐。

“你覺得我不該插手?”

看著他的表情,關月汐心裡有些發怵,但還是堅持道:“你當然不該插手,我們隻是雇傭關係,你憑什麼乾涉我的人際交往?”

謝奕辰終於被激怒,他伸手拽住關月汐的胳膊,把她往身邊拖。

關月汐嚇得一聲尖叫,趕緊往車邊縮。

後麵傳來的動靜把司機嚇一跳,車子差點撞上護欄了,直到看到後視鏡裡的情景,他才忍不住滿頭黑線。

BOSS這是在乾嗎?想要強迫關小姐那個啥嗎?

但是關月汐也不是好惹的。

好歹她也是習過武的人,謝奕辰並不能輕易拖動她,反而被她用力拍了兩巴掌。

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,一巴掌不小心拍到臉,瞬間起了個紅印子。

男人頓時一怔,目光咄咄的望著關月汐,像是要把她生吞了一樣。

關月汐也看到了,連忙又往後縮了縮。

“這不怪我,誰叫你動手動腳?”

要不是他先動手,她肯定也不會對他動手的。

謝奕辰懶得跟她一般見識,看了她一會兒就鬆開了她。

關月汐覷著他的臉色,慢慢在位置上坐正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謝奕辰突然感覺臉頰上有點濕潤的感覺。

他伸手一摸,發現自己竟然流血了。

這個女人,還真下得去手!

關月汐看到他手指上那一抹紅,頓時也嚇了一跳。

“怎麼?流血了!?”

“你說呢!”

謝奕辰冇好氣的橫她一眼。

他出來見個客戶,結果一頓飯的功夫回去臉上就見紅了,這讓公司的員工們怎麼想?

關月汐抬手看看自己的指甲,發現剛纔掙紮時,右手食指的指甲不小心劈了一塊,可能是劃到謝奕辰的臉,所以纔會把他臉弄破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