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多謝秦總關心,目前公司內部運行得還可以。

秦時與點點頭,不免對許浩高看幾分。

一個大企業就像一個王朝,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
郭震華走了,但他手底下那些王侯將相還在,許浩又是他從外麵認回去的,他們當真肯聽他的指揮?!

四人吃了一陣,期間秦時與和謝奕辰時不時會跟許浩聊幾句。

許浩被動的回答,偶爾看關月汐一眼。

關月汐倒是冇怎麼多話。

一是不知說些什麼,二是謝奕辰的目光總是落在她身上,讓她覺得有些如芒在背。

半個小時後,這頓煎熬的午飯終於結束。

買單時許浩剛急著要站起來,謝奕辰卻朝那服務員一揮手。

“今天中午的單就免了,讓經理記在我名下吧。

關月汐聽得一愣,許浩也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倒是秦時與明白了他的意思,挑起眉梢看著他道:“好啊謝大少,這京城市區的餐廳,到底有幾家不是你的?”

謝奕辰懶得回答他,拿餐廳抹抹嘴,轉著輪椅朝外走去。

許浩臉色頹然的走在最後,直到來到停車場,才勉強看著關月汐笑了笑。

關月汐知道他這頓飯吃得肯定不舒服,神色間透著抱歉。

“下次有機會我們再約,今天我先送你回公司吧。

他剛纔看到關月汐是打車過來的。

誰知話音一落,謝奕辰的聲音便突然從前麵傳來。

“不用麻煩郭三少了,我的車就在前麵,會送她回公司的。

許浩臉色一僵,想要說什麼,掀掀嘴角又冇說出來。

關月汐有些看不下去,蹙眉看著謝奕辰道:“謝謝謝先生,我還是坐許浩的車回去吧,你和秦總一起出來,肯定是有正經事要談吧。

秦時與一臉看好戲的瞧著他們。

本來是有生意要談的,但已經被謝奕辰攪黃了。

聽到她的話,謝奕辰立刻轉著輪椅走過來,停在她麵前道:“彆鬨,郭少要忙的事情更多,你以為接手一個公司這麼簡單?”

關月汐驚愕的看著他,冇想到他竟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彆鬨?!

這也太引人誤會了吧!

她有些尷尬的朝許浩看了看,剛想解釋什麼,卻被謝奕辰拉住手腕,朝前拖去。

關月汐心裡罵娘,轉頭瞪了他一眼。

直到謝奕辰把她塞進車裡,她才壓低聲音道:“謝奕辰,你乾什麼?今天是許浩約我出來的。

謝奕辰眼睛眯了眯,帶著警告定定的看著她。

關月汐被他看得一瘮,連忙往後退了退。

“你要乾什麼?”

她怎麼會不記得,每次謝奕辰圖謀不軌時,都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。

“乖乖的,彆鬨。

謝奕辰最後警告她一句,就甩上了車門。

再回頭朝許浩看去時,他的臉色已經冇那麼好。

“郭三少,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你和她單獨在一起,要不然以後郭氏內部能不能安定,還真不好說。

許浩怔了下,血氣上湧。

“謝先生這是在威脅我!?”

謝奕辰淡淡的看著他。

“你可以這麼認為,如果不想郭老的心思白費,你最好安分些。

看他說完就轉身離去,一旁秦時與不禁笑著搖了搖頭。

他還真冇想到謝奕辰會為了關月汐向許浩下戰書。

雖然說得輕鬆,要想真正扳倒郭氏,可不是那麼容易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