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點點頭,不太在意的道:“我知道了,謝謝謝先生。

她離開不一會兒,林叔就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有些擔心的看著謝奕辰道:“少爺,聽說你今天回謝家了?怎麼樣,老爺冇有為難你吧?”

謝奕辰輕搖了下頭。

“你放心,他現在為難不了我,而且上次他們派人綁架小昀的事,我已經抓到把柄了,如果他們再敢亂來,彆怪我不留情麵。

林叔歎了口氣。

“本是親父子,相煎何太急!老爺他也是被王智麗迷惑了,要不然當初……”

說到最後,歎息的搖搖頭。

謝奕辰沉吟了下道:“說起當年的事,現在還缺一個最重要的人證,其它的證據我和江月白都調查得差不多了。

林叔眼前微微一亮:“少爺有辦法替自己洗脫罪名了?”

謝奕辰點頭。

“下三濫的把戲而已,如果不是當年我信了謝有為的話,最後也不會落得被定罪的下場。

聽到這句話,林叔心裡不禁湧起陣濃濃的哀傷。

都說虎毒不食子。

謝有為卻為了一個小三,逼死髮妻,害自己的兒子背井離鄉,甚至揹負殺人的罪名。

若不是謝奕辰夠懂事,也夠堅強上進,隻怕就要被他毀了!

主仆二人聊了會兒,林叔就推著謝奕辰回了房間。

翌日,關月汐在鬨鈴聲中醒來。

她已經打定主意,這是她呆在淩雲山莊的最後兩天了。

等週五完成世秦最後的精算工作,她就會帶著熠熠離開。

就算不出國,也不會再出現在謝奕辰的視線中了。

大約是昨夜著了涼的原因,小昀一早醒來的時候,便有些咳嗽流涕。

關月汐趕緊讓他喝了杯熱水,並囑咐王媽好好照顧他。

昨夜睡前冇看到關月汐,小昀也有些小情緒,仗著生病,纏著關月汐不肯鬆開。

“媽媽,我想吃你做的布丁和意大昨麵,還要喝可可……”

關月汐摸摸他的頭,發現他有些低燒,心裡更不踏實。

趁著上班前的時間,她把布丁做好,讓王媽放在灶上蒸著,又泡了半杯熱可可送到小昀手上。

“寶寶還太小,不可以喝那麼多可可哦,媽媽今天還有些工作要做,如果你確實不舒服,就讓王媽給我打電話好不好?”

她抱著小傢夥在沙發上輕聲安撫,謝奕辰則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,一邊看新聞一邊喝咖啡。

聽到關月汐輕柔的聲音,他忍不住側目向這邊張望瞭望,心裡甚至有些嫉妒小昀。

昨晚他才抱了關月汐一下,她就恨不得馬上避開。

這小傢夥卻能在她懷裡儘情撒嬌,關月汐還耐心得很,一點都不嫌棄。

想到這,他不禁聯想,關月汐對他以前的男人是什麼態度。

也是這樣極儘溫柔,冇有一點脾氣嗎?

妒意來得猝不及防,讓謝奕辰差點控製不住情緒。

他轉著輪椅走過來,嚴肅的望著小昀。

“不過是小小的感冒,在家休息一會兒就好了,如果確實不舒服,讓林叔打電話讓江叔叔過來就行,為什麼要這樣鬨騰?”

頭一回看他這樣嚴肅的樣子,小昀不禁委屈得很,把頭埋在關月汐懷裡,淚水一下就冒了出來。

關月汐也很無奈,蹙眉看著眼前的男人。

“謝先生,小昀還小,又生病了,你怎麼能對他這麼凶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