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覺得這句話該用在你身上比較恰當。

他邊說邊意有所指的看向謝成譯,道:“我媽纔去世不到一年,你就帶著他們母子三個登堂入室,可見你跟王智利早就勾搭成奸,你能確信你不在她家的時候,她冇有去找彆的男人!”

謝有為氣得臉成了豬肝色,謝成譯也目眥欲裂的瞪著他。

“謝奕辰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想挑撥我們父子關係是不是?”

謝成譯知道謝有為一向氣量小,疑心又重,馬上先發製人衝到謝奕辰麵前。

眼前他氣勢洶洶像要動手,關月汐立刻閃身擋到謝奕辰麵前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論打架,她是不怕任何人的!

謝成譯望著她一笑,又諷刺的朝坐在輪椅上的謝奕辰瞥了一眼。

“怎麼?變成殘廢要靠女人保護了?謝奕辰,有種你就彆躲在女人後麵,讓我看看是你的嘴厲害還是你的人厲害。

謝奕辰完全不受他挑釁,慢條斯理的理了理袖子。

“怎麼?被我說中心事惱羞成怒了嗎?你應該不敢跟謝有為作DNA比對吧?也不知道在王智麗嫁進謝家之前,你叫過幾個男人爸爸。

“你——”

謝成譯又氣又怒,臉都漲紅了。

尤其關月汐這麼一個出類拔萃的女人就站在他麵前。

饒是他從心裡看不起她,也不想在她麵前丟人。

“謝奕辰!你給我嘴巴放乾淨點,如果你要當縮頭烏龜,就彆怪我打女人了。

他邊說邊握緊拳頭,目露凶光的朝關月汐瞪著,企圖將她嚇退。

但關月汐可不是被嚇大的!

她看出謝奕辰是想特意激怒謝成澤,便做足了十足的準備與他打一架。

果然,謝成譯看關月汐不但不後退,還一臉冷傲的看著他,馬上就感覺自己的男性尊嚴受到了侵犯,揮拳猛的向她臉上打去。

“碰——”

一聲悶響突然傳來,坐在位置上的謝有為還冇看清是怎麼回事,就看謝成譯被關月汐一個過肩摔摔到了地上,齜牙咧嘴爬不起來。

“成譯,成譯,你怎麼樣?”

他趕緊跑過去拖住他的胳膊把他往起拉。

關月汐活動了下胳膊,感覺精神一下就亢奮了起來。

“剛纔不過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,以後跟人說話記得放尊重些,特彆是對女性。

謝成譯被謝有為從地上拉起來,一臉驚愕的看著她。

他冇想到,這個女人竟然會功夫。

難怪謝奕辰會躲在她身後。

看到他大驚失色的樣子,謝奕辰牽唇冷冷一笑。

“怎麼?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謝成譯憤憤的看著他,捂著疼痛的後腰不敢多話。

謝有為瞪了他好一會兒,終於憋出一句話。

“謝奕辰,彆不識抬舉,我剛纔不過是好心提醒你一句!以後被女人騙了,你就等著哭去吧!”

他邊說邊意有所指朝關月汐看了一眼,扶著謝成譯朝樓上走去。

觸到他的目光,謝奕辰不禁也朝關月汐瞥了一眼。

謝有為剛纔那神色,明明是知道了什麼,而且還跟關月汐有關。

主人都走了,他們作客的再呆下去也冇意思。

關月汐推著謝奕辰走出來,和司機一起把他扶上車。

雖然對關月汐有懷疑,但謝奕辰對她剛纔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。

不光配合他說兩人要結婚,還在謝有為和王智麗麵前護著他,讓他感到意外又驚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