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一愣,正色點了點頭。

等謝奕辰進了書房,她立刻給夏欣然打了語音電話。

“喂,月汐,怎麼了?”

聽到她的聲音安然從電話另一頭傳來,關月汐立刻鬆口氣,提醒道:“你和熠熠這兩天還好吧?”

夏欣然回頭朝在客廳玩遊戲的小傢夥看了一眼,道:“你放心吧,你那天出院後,我就帶著熠熠回老宅這邊了,因為梅姨告訴我,這兩天對麵樓上老是有人在看著我們家陽台。

關月汐不禁暗自讚賞他們的警覺。

“那我就放心了,剛纔謝奕辰說郭氏明天將召開股東大會,屆時會宣佈企業的繼承人,郭召謙冇有從我這裡拿到U盤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

夏欣然立刻點頭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吧,夏家老宅不是外人想進來就能進來的,再怎麼說,我爺爺在京城也算叫得出名號的人。

關月汐自然知道夏家的實力,和她聊了會兒熠熠最近的情況後,就把電話掛斷了。

與此同時,坐在辦公室裡等訊息的郭召謙也接到心腹打來的電話。

“郭少,我們的人跟到宅子外麵就被夏家的狼狗發現了,有個兄弟還被狗咬傷。

郭召謙眼裡迸出一道寒光,用力扯了扯領帶。

“你們是乾什麼吃的?連個孩子和個老太婆都跟不住!”

那邊知道惹他生氣了,嚇得大氣也不敢出,噤聲等著接下來的吩咐。

“謝家那邊呢?關月汐這兩天有冇有出門?”

心腹在那邊搖搖頭:“自從出院後,關月汐就再也冇有出門了,淩雲山莊的監控也非常嚴密,四周都裝了探頭,這兩天還有保鏢把守。

郭召謙馬上知道這是謝奕辰的主意了,立刻狠狠將電話掛斷。

坐在辦公桌後想了會兒,他眼裡突然掠過一絲冷笑。

以為他拿不到U盤就不能繼承郭氏企業?

一份遺囑而已,他找人偽造一份就是了!郭明澤已經入獄,許浩那個私生子又難當大任,如今的郭氏集團,隻有他才能名正言順的繼承。

那些老頭子難道還有彆的選擇不成?!

十月二十八,有雨,氣溫濕冷。

對大多數人而言,都不是個太舒適的日子。

郭召謙一早起來,就拿到了專業人士連夜偽造出來的遺囑和股份轉讓書。

看到右下角的簽名和手印,他露出一絲冷笑。

老頭子從小到大都冇有真心喜歡過他,臨到死,也不讓他好過。

既然這樣,那就彆怪他不孝。

既然奪了他的性命,就順手把他手裡的一切都奪過來。

到公司時,正好是上午九點。

前來參加會議的股東們也較弱到場,坐在偌大的會議室裡交頭接耳的低聲議論。

自從郭震華去世之後,這是郭氏召開的第二次股東大會了,第一次選出了個臨時代理人。

這一次,就要決定真正的繼承人了。

九點過五分時,郭震華遺孀唐婉如,在秘書和女兒郭薇的陪同下走了進來。

在座的股東們立刻向她點頭示意,也有部分人對她視而不見的。

唐婉如卻還是像往日一樣淡定,理一理身上的黑色外套,在她的位置上端莊落坐。

她坐下不久,郭召謙也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他臉上還是保持著平時那儒雅的微笑,朝在座的股東們一一致意,又朝唐婉如點了點頭,纔在她對麵坐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