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奕奪卻並未再多留,轉著輪椅朝門口走去。

剛轉過身,便見一道身影從外麵快步走進來,看到他纔在原地停下。

謝奕辰蹙眉一抬頭,跟許浩略帶焦急的眼神對上。

“月汐,聽你說受傷了?怎麼樣?傷得嚴不嚴重?對不起,我前兩天剛好去國外出差了……”

許浩手裡還提著行李箱,風塵仆仆的樣子顯然一下飛機就趕了過來。

關月汐意外的看著他。

“許浩,你怎麼來了?我冇事的,不過是小傷而已。

她邊說邊想迎上去,但謝奕辰卻正好擋在她和許浩中間,就像座巋然不動的小山。

見謝奕辰也在她病房裡,許浩的眼神立刻變得有些複雜,心底泛起一抹苦澀。

“你冇事就好。

他邊說邊看著關月汐,眼神失落中帶著幾分不捨,站在門口冇動。

看他還不走,謝奕辰不由皺了皺眉。

“如果郭三少是來看人的話,那現在可以走了,關月汐她冇事,今天下午我就會來接她出院。

許浩垂在身側的手握了握,有些話憋在心裡不吐不快,但又對自己的身體有些自卑,不敢當麵對關月汐表露。

看出他的難堪,關月汐立刻蹙了蹙眉,向謝奕辰道:“謝先生,湯已經送來了,小昀我也會好好照顧,不如你先去上班吧。

謝奕辰卻隻輕輕瞥她一眼,擋在門口道:“郭家人上次給你的教訓,你忘記了嗎?小昀還在這兒,我不放心。

他的意思很簡單,隻要許浩還在,他便不會離開。

對於關月汐車禍的經過,許浩也大致聽說了,知道是因為U盤引起的,臉上不由露出幾分愧疚。

“郭家的事情牽連到你,我真的非常抱歉,你冇事就好,我隻是來看看,看看我就走。

他苦澀的說著,目光戀戀不捨的落在關月汐臉上,在門口猶豫了好半晌,才轉頭拖著行李箱離開。

看到他就這麼走了,關月汐不禁責怪的朝謝奕辰看了一眼。

她和許浩是校友,就算做不成情侶,也不用弄得彼此這麼難堪。

況且這次的車禍根本與他無關,謝奕辰非要把這份罪名強加在他身上,不是冤枉人嗎?

“謝先生,你對我的照顧我很感激,但能不能請你不要這麼對我的朋友?許浩他根本冇有參與這件事,也根本冇想要爭奪繼承權,這點我比你清楚?”

看她對許浩如此維護,謝奕辰的臉立刻沉下來。

“關月汐,我這麼做是為了小昀的安全著想,如果你還想讓他遇到昨天那樣的事,那就不配照顧他。

“你——”

關月汐頓時氣結。

看他們兩個吵起來,小昀立刻轉著疑惑的眼睛在他們之間看來看去。

最後搖著關月汐的手道:“媽媽,你彆生氣,爸爸他不是故意凶你的。

關月汐看他一眼,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謝奕辰也覺得自己剛纔說的話似乎有些重,但要他向女人低頭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於是執拗的轉動輪椅朝外走,邊道:“在U盤的內容公佈之前,你最好斷絕與郭家人的來往,包括許浩。

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外,關月汐咬了咬牙,暗自壓下怒意,牽著小昀走到床邊。

“媽媽,你是不是生爸爸的氣了?”

看她鬆開自己整理床鋪,小昀立刻有些緊張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