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奕辰怔了下,疑惑的看著他:“怎麼這麼問?”

小昀道:“姨媽說,隻要你和媽媽結婚,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,這樣我就不用擔心媽媽會走了。

謝奕辰抹嘴的手頓了下,摸摸他的頭道:“放心,她不會走的。

小昀眼前立刻一亮,欣喜的笑起來。

“那爸爸會跟媽媽結婚對不對?以後你們會睡在一起,還會給我生弟弟妹妹?”

謝奕辰眉頭立刻皺起來。

“這又是誰跟你說的?”

小昀道:“姨媽啊,她上次來山莊的時候就是這麼告訴我的。

謝奕辰:“……”

等小昀吃完飯被林叔帶上樓,他立刻拿起手機給宋昕發了條微信。

讓她以後不要來山莊了,這個月的零花錢也扣一半。

收到訊息的宋昕大駭,連忙關掉韓劇給他發了個衰臉過來,問:大哥,我又犯什麼錯啊?

奈何謝奕辰根本不回他,還把她的訊息遮蔽了。

回到書房,謝奕辰便發現自己郵箱裡多了兩份郵件。

他打開看了一眼,得知郭召謙因為醉駕以及涉毒,被法院提起申訴,最高可能判長達十年的有期徒刑。

另一份郵件則是他安插進郭氏的一個臥底發給他的,告訴他郭氏將於三天後召開股東大會,或許會確定郭氏的正式繼承人。

也是。

這個節骨眼上,郭明澤卻傳出種種醜聞,讓原本支援他的各位股東們猶如當頭棒喝,此時不改主意,更待何時?

他想了下,便今天從關月汐那裡得到的U盤掏出來,插進電腦的USB介麵。

裡麵的文檔很快顯示出來,顯示的內容跟他預料的一樣。

郭震華選擇的繼承人,竟然是私生子許浩。

雖然早有預料,但謝奕辰看了還是忍不住蹙眉。

許浩對關月汐的心思顯而易見,如果他真的成了郭氏的繼承人,關月汐說不定會跟他再續前緣。

這麼一想,他臉色頓時一沉,利索的點了右上角的叉叉,把檔案關掉。

第二天上午,關月汐醒來已經日上三竿。

自從參加工作後,她就很久冇有睡到這個點了。

打開手機,夏欣然已經給她發了語音過來,說已經帶熠熠來到醫院了,讓她醒了給他們去個訊息。

關月汐反手就回了個笑臉過去。

讓她冇想到的是,夏欣然和熠熠冇等來,謝奕辰便帶著小昀先到了。

男人進來的時候,她正好從衛生間出來,雙手還在整理褲腰。

“謝、謝先生,你怎麼來了?”

這尷尬的處境讓關月汐刹時有些緊張,說話都結巴了。

謝奕辰朝她亂糟糟的頭髮看了一眼。

雖然不如往日他看見關月汐的樣子整潔,但眼前的關月汐卻讓他更覺得親近,有種在一起生活很久的感覺。

“小昀說想過來看你,正好王媽也煮好了湯。

男人邊說邊把放在膝蓋上的湯盒提起來。

關月汐趕緊上前接過,心裡卻忍不住想起昨天下午小昀在病房裡說的話。

其實這些湯並不是王媽主動煲的,而是謝奕辰吩咐她煲的。

不知怎麼心裡就有些異樣的感覺。

看她似乎冇有話要對自己講,謝奕辰便朝小昀看了看,摸摸他的頭道:“乖乖在這進呆著,下午爸爸來接你和媽媽。

關月汐:“……”

這話聽起來怎麼那麼彆扭呢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