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昕的性格真的很適合交朋友,不會跟人耍什麼心機。

最後捏了捏小昀的臉蛋,宋昕才從病房走出來,朝電梯口走去。

乘著電梯來到大廳的時候,她突然又看到下午在關月汐病房裡看到的那個女醫生。

她手裡牽著個孩子,另一隻手提了幾份盒飯,正站在另一邊的電梯門前。

從宋昕的角度看去,正好看到那孩子映在電梯門上的臉。

跟小昀實在是太像了,簡直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她頓時驚了下,正要追上去看個究竟,卻見那邊的電梯門打開,夏欣然牽著熠熠跟眾人一起走進電梯裡去了。

她心中驚疑不定,猶豫要不要追上去看著究竟時,口袋裡的手機卻響了起來。

拿出來一看,是老宅那邊來的電話。

原來是謝老爺子又不肯好好吃藥,保姆打電話向她求助了。

宋昕隻得停下腳步道:“行了,我馬上回來,先把藥放那兒吧。

掛斷電話,她抬頭最後看了一眼電梯,便轉身朝醫院門口走去了。

謝奕辰來接小昀的時候,天色已經黑透了。

因為夏欣然安排了人在外麵望風,所以他並冇有發現熠熠的存在,到病房裡依舊隻看到小昀一個人。

“這兩天你先在醫院好好養傷,彆的不要多想。

男人坐在輪椅上一本正經的說著,直到發現關月汐時不時朝小昀看一眼,才又道:“如果想小昀了,可以給家裡打電話,讓司機送他過來。

夏欣然冇想到他這麼貼心,站在床尾挑眉朝關月汐看了一眼。

關月汐也覺得有些受寵若驚,連忙道:“謝謝謝先生,不用那麼麻煩的,我明天就可以出院,後天就可以正常上班了。

謝奕辰這才故作嫌棄的皺了皺眉。

“我並不是在關心你,這次遇到這樣的危險,你卻把小昀保護得很好,這是給你的獎勵。

獎勵……

聽到他故作矜持的話,夏欣然忍不住撫了撫額。

男人啊,真是不嘴硬會死!

等他帶著小昀轉身離去,夏欣然纔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搖搖頭,在心裡同情的歎了一聲。

“行了,你也彆在這裡站著了,早點回去休息吧。

關月汐知道她帶小熠熠忙了一天,關切的朝她道。

夏欣然到衛生間把熠熠牽出來,促狹的笑道:“真的不用我留下來陪你?”

關月汐搖搖頭,看向熠熠道:“看來還得麻煩你幫我照顧熠熠幾天,U盤的事冇解決,郭家人肯定不會放過我,你們也要注意安全。

為了不讓他們緊張,她並冇有把郭召謙派人監視他們的事說出來。

夏欣然卻早已想到這點,正色道:“你放心,我會照顧好熠熠的,這兩天出門也會把他帶在身邊。

晚上七點,謝奕辰的車才從院外出現,林叔就急忙從屋裡迎了出來。

他和司機一起把謝奕辰扶下車,帶著忐忑問:“少爺,關小姐的身體冇有大礙吧?”

謝奕辰知道他對關月汐的印象不錯,點頭道:“隻是輕微腦震盪而已,休息兩天就可以回來了。

林叔這才徹底放下心,牽著小昀的手進屋,很快讓王媽把晚飯擺了出來。

小昀今天在醫院裡聽了宋昕跟關月汐說的那些話,小腦瓜裡還一起想著那些事。

吃到一半抬頭問謝奕辰道:“爸爸,你跟媽媽會結婚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