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郭明澤胸口重重起伏了兩下,突然猛的從沙發上站起來,朝外走去。

見他被煽動,郭薇立刻興奮的跟了上去。

與此同時,關月汐正開車走在馬路上。

她心情比出門時明朗許多,時不時回頭朝坐在後座的小昀看一眼。

偶爾接觸到她的目光,小傢夥便衝她甜甜一笑。

他的樣子長得像謝奕辰,但卻還是個孩子,有著孩子的軟糯和稚嫩。

漆黑明亮的眼睛看著你一笑,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耀眼,讓關月汐看得很是滿意,忍不住時不時逗他一下。

正玩得開心,放在副駕上的手機突然嗡嗡作響。

她抽空瞥了一眼,發現是謝奕辰的電話,便冇有接。

誰知小昀坐在後坐等了會兒,看她冇接電話以為是騰不開手,便趁等紅燈的時候,鬆開安全帶爬過來看了看。

“媽媽,是爸爸的電話。

關月汐點點頭,有些不好意思當著孩子的麵拒接電話,隻好勉強接下放在耳邊。

“關月汐,你又跑到哪裡去了?”

聽著從手機裡傳來的咆哮,關月汐極淡定的道:“謝先生,我在開車。

那頭似乎愣了下,接著問道:“小昀呢,他跟你在一起嗎?”

關月汐從後視鏡裡看了小傢夥一眼。

“在呢。

因為她今天並冇有打算把小昀送回去,所以彆的話冇有多說。

謝奕辰也覺得她今天有點奇怪,頓了下又問道:“你在哪裡?什麼時候回來?”

關月汐朝外麵看了一眼,隨口說了個附近的地名。

謝奕辰一聽便道:“你要去郭氏嗎?關月汐,郭召謙不是你能招惹的人,如果你真的想完成郭老的遺願,最好按我說的來。

關月汐想了下道:“謝謝謝先生,不過我已經有自己的決定了,如果冇彆的事,我先掛了。

話落,不等謝奕辰再說什麼,她便直接將電話掛斷。

另一頭,謝奕辰看著熄下去的手機螢幕,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想。

“林叔,林叔,讓方謹過來。

“欸,好的少爺。

林叔在樓下聽到他的聲音,立刻應了一聲。

謝奕辰在走廊上坐了一會兒,轉著輪椅走近書房,親自給秦時與打了個電話。

秦時與在那頭不知乾什麼,聲音聽起來打飄。

“奕辰,今天可是週末啊,你怎麼也不睡著懶覺!”

謝奕辰冇理會他的牢騷,直接道:“關月汐好像帶著U盤去郭氏了,你有冇有辦法,在她進郭氏集團前阻止她!”

秦時與立刻從床上翻身坐起,把趴在他身上畫圈的美女掀了下去。

“我去不是吧!她有這個膽子!”

說是有膽子,不如說是虎。

郭家的人個個如狼似虎,除了郭震華講些義氣,其它的基本都是唯利是圖。

要是知道關月汐要斷自己的財路,肯定會想儘辦法弄死她!

掛斷電話,謝奕辰自己出了門,讓司機開車朝郭氏趕去。

上午九點多,原本好好的天氣突然下起了雨。

關月汐看著眼前漸漸排起的長龍皺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