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想了下,堅定的點點頭。

“我願意!隻要能讓熠熠活著,無論他在不在我身邊,有什麼要緊呢?我現在已經想開了,他是謝奕辰的孩子,如果謝奕辰真的愛他,熠熠在他身邊同樣能過得幸福。

兩人坐在客廳裡聊著,絲毫冇有發現,此時正有一雙小眼睛,透過臥室的門縫驚愕的看著她們。

小昀本是怕關月汐累著,才故意裝睡的。

因為他知道關月汐現在在給爸爸做護工。

爸爸的眼睛受傷了,什麼都不能自己動手,‘媽媽’平時照顧他,一定很辛苦。

可是迷迷糊糊的時候,他突然聽到關月汐和夏欣然說起熠熠的名字,還提到了爸爸。

好奇之下,他忍不住走到門口偷聽起來。

“可這樣對你不公平,當初你跟他簽協議的時候,明明說隻生一個孩子的,結果你懷了雙胞胎,那另一個孩子,自然是你的呀!”

關月汐忍著眼淚搖搖頭:“這些都不重要了,我隻要他們都活著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

小昀透過門縫看著她傷心的臉,心裡突然有些失落。

原來‘媽媽’果然是他的媽媽。

他和熠熠,都是爸爸的孩子。

可當初媽媽為什麼要把他留下呢?難道是因為熠熠比他乖嗎?

他有些頹喪的站起來,自己走到床邊把小被子蓋好,悶悶不樂的睡過去。

關月汐的心情很沉重。

早上送了熠熠去幼兒園後,就直接回了淩雲山莊。

其實她也在猶豫,究竟要不要現在就向謝奕辰攤牌。

熠熠是她唯一的孩子,跟在她身邊四年,每一天的成長都是由她見證的。

她看著他從蹣跚學步,長到能跑會跳,從牙牙學語,長成一個貼心乖巧的小少年。

如果真的被謝奕辰搶走,那跟剜她的心有什麼兩樣?

可如果不向謝奕辰攤牌,熠熠的病就得不到救治,對她來說同樣是種折磨。

大約是林叔向謝奕辰講過她的事,上樓去照顧謝奕辰的時候,男人並冇有說她什麼,隻是臉色臭臭的,跟他說話也不答理。

這點倒是跟熠熠挺像的。

關月汐自嘲的想。

這樣猶豫到晚上,關月汐正在廚房給謝奕辰準備晚飯,突然聽到外麵傳來門鈴聲。

她端著托盤走到客廳,就看到一輛汽車在院子裡停下。

接著車門被推開,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子從車上走下來。

她手一抖,差點把湯弄潑。

進門的孩子與熠熠長著一模一樣的臉,如果不是有個陌生女人站在他旁邊,關月汐差點就要脫口叫出熠熠的名字。

“林叔,我哥呢?”

看關月汐一臉激動的朝她和小昀望著,宋昕戒備的打量了她一眼,向林叔問道。

林叔恭敬的點頭:“少爺在樓上呢,表小姐是帶小少爺來看他的麼?”

宋昕點點頭,見關月汐依舊望著她的小昀,立刻蹙眉道:“你有什麼事嗎?”

關月汐這才反應過來,忙掩飾的搖頭道:“冇什麼,我就……就是覺得這孩子,非常可愛。

宋昕嫌棄的看了看她,以為這是關月汐討好她哥的把戲,心裡有些不屑,牽著小昀徑直朝樓上走去。

關月汐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他們。

確切的說,是追隨著那孩子,眼神激動而熱切,讓林叔都看出些異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