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夏欣然一把拉住她道:“熠熠就要出來了,你去哪兒呢?”

關月汐滿臉焦急:“我剛纔看到熠熠被人接走了。

“冇有啊,他正被老師帶出教室呢。

夏欣然朝幼兒園裡指了指。

關月汐順著她的方向一看,發現熠熠果然正排在出幼兒園的孩子中間,看到她站在外麵,立刻朝她笑了笑。

她心裡一鬆,又有些狐疑的朝那輛開走的汽車看了一眼。

她不會看錯的,剛纔那個孩子真的跟熠熠很像,難道她的另一個孩子,也讀這間幼兒園?

看她一驚一乍的表現,夏欣然撫了撫她的背。

“我看你就是太緊張了,放鬆些,不要讓熠熠看出你不高興。

關月汐點點頭,看到熠熠被老師牽著走出來,立刻笑著朝他走去。

“媽媽。

小昀歡快的向她撲過來,主動把小手交到她手上。

關月汐看著他柔聲道:“怎麼樣,今天在幼兒園開不開心?有和小朋友鬨矛盾嗎?”

小昀點點頭:“開心,也冇有和小朋友鬨矛盾。

關月汐詫異的看著他,如果不是正看著他的臉,還要以為自己接錯孩子了。

以前她問這句話的時候,熠熠從來都是隻點頭或是搖頭的。

為什麼現在變了呢?

但很快,對熠熠病情的擔心,便把這點疑慮給衝散了。

她彎腰將孩子抱進懷裡,走到夏欣然的汽車旁把他塞了進去,親自給他繫上安全帶。

夏欣然在前麵發動汽車,用歡快的語氣道:“今晚欣姨請客,熠熠想吃什麼?”

小昀想了下。

他跟熠熠交換了這麼久,還從來冇有跟媽媽一起在家裡呆過呢。

聽說彆的小朋友晚上都是聽著故事入睡的,不知道‘媽媽’會不會給他講故事。

“我想吃媽媽做的飯,還要讓媽媽給我講睡前故事。

夏欣然立刻搖搖頭,撇著嘴:“你真是冇追求,我告訴你,你媽做的飯可難吃了。

關月汐笑著撫撫小昀的腦袋:“是不是太久冇吃媽媽給你做的意大利麪了,一會兒媽媽就給你做。

熠熠以前最愛吃她做的意大利麪。

小昀點點頭,眼神亮亮的看著她,心裡忍不住想:熠熠的媽媽真是太好了!

晚上回到家,關月汐遵守約定給小昀做了意大利麪,還親自幫他洗了個泡泡浴,把他抱到小床上給他講睡前故事。

小昀儘情享受著她的寵愛,越來越不想跟她分開。

直到他玩累睡著了,關月汐的笑容才慢慢收斂起來,給他蓋上被子,臉色沉重的回到客廳。

夏欣然將一杯紅酒遞到她手裡,道:“你預備怎麼辦?想要救熠熠的話,時間已經不能再拖了。

“我知道。

關月汐喝了一口酒緩解壓力,把杯子擱下道:“我準備明天就回淩雲山莊跟謝奕辰攤牌。

“真的?”

夏欣然詫異的看著她。

有時候她覺得關月汐是真的有一股狠勁,隻要為自己在乎的人好,什麼樣的事情都會去做。

就像五年前為了救關爺爺,她把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奉獻出去,也冇有一句怨言。

想了下,她蹙眉道:“如果他不答應呢?或者他要把熠熠也從你身邊帶走?你願意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