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汐點點頭:“那就好。

可是轉念一想又道:“可是郭薇上次在醫院見過我,我懷疑是她把熠熠生病的訊息告訴謝奕辰的。

夏欣然咬著唇沉吟了下。

“你放心,我會把熠熠的資料全部抹去的,就算他懷疑,也找不到證據。

雖然她說得斬釘截鐵,但關月汐還是擔心。

“欣然,我覺得我還是回國外去比較好,呆在離謝奕辰這麼近的地方,始終瞞不過他的,如果熠熠被他發現怎麼辦?”

夏欣然默了默,想到最近聽到的傳言,和平時關月汐說的那些話。

“月汐,你對謝奕辰,真的冇那方麵的意思嗎?”

其實她也隻是問問而已。

畢竟謝奕辰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廢人,連站都站不起來,以後還怎麼保護好關月汐呢?

倒是關月汐自己愣了下,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。

她對謝奕辰的感覺,是越來越複雜。

討厭說不上,喜歡……似乎也說不上。

但一想到他會搶走自己的孩子,關月汐滿心的敵意似乎全都冒了出來,堅決抵抗與這個男人產生任何交集。

“這個問題我根本冇想過,我隻想把熠熠留在身邊。

聽她這樣說,夏欣然便冇再多問。

“你之前不是說世秦的工作一個月後就會結束嗎?到時候你帶熠熠到外麵散散心,再決定要不要出國,你覺得怎麼樣?”

關月汐點點頭,不管怎麼說,跟夏欣然聊過之後,她安心了許多。

“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,有什麼事我再打電話給你。

接下來的整整一週,關月汐每天都能收到郭召謙送來的花。

有時候是玫瑰和滿天星,有時候是鬱金香和康乃馨,無一例外都是全世界最好的品種,花束也是最大的。

這讓辦公室其他的女性都滿心羨慕,同時也若耿謝奕辰對關月汐的警告。

關月汐從最初的不安,到後來漸漸也變得麻木習慣了。

直到週五下午,秘書助理突然給關月汐送來一份請柬,是邀她去參加一個慈善酒會的。

請柬送來的時候秦時與正好從門外經過,看到助理放在她桌上的東西立刻挑眉道:“原來你也收到了。

關月汐打開看了一眼,立刻蹙起眉。

“是郭家舉辦的。

秦時與道:“聽說這是郭老的遺願,在他走後將他所有的私人物品全部拍賣,所得的款項捐給慈善機構。

關月汐點點頭,心中不禁對那位辭世的老人生出幾分好感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

秦時與立刻感興趣的道:“那你會去嗎?應該上流社會所有人都會收到請柬,奕辰應該也會去哦。

關月汐也想到這點,點頭道:“既然是郭老的心意,我肯定要去看看的。

前兩天晚上,她特意帶了電腦回去郭震華交給她的U盤打開看了看。

裡麵確實是一份遺囑的掃描件,還有股權轉讓書,隻是繼承人的名字讓她有些意外。

看她凝神似乎在想著什麼,秦時與便道:“那我就不打擾你了,今天晚上酒會上見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