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肉眼可見的尷尬讓司機小吳都有些不適應,朝後視鏡裡反覆看了他們幾次。

直到走到世秦前麵的路口,關月汐伸手推車門的時候,謝奕辰才終於開口。

“昨天晚上我問你的問題,希望你能認真回答我。

這世上隻要我想知道的事,冇有一件會冇有答案,不過是遲早的問題。

聽到這話,關月汐又是渾身一僵,關上車門後,還在原地怔了片刻。

謝奕辰昨晚問了她許多問題,哪一個都是她不想回答的。

難道她就要這樣被迫離開了嗎?

她沉重的想著,絲毫冇注意到,不遠處的馬路邊,依舊有個人在看她。

“嘖嘖,謝奕辰對她還真是上心,每天早上送他上班,莫非真對這個女人上心了?”

旁邊屬下看他饒有興趣的表情,忍不住道:“據說郭召謙昨天也送花給她了,似乎是在追求她。

郭明澤哼笑了一聲,把望遠鏡丟給他道:“他那是放長線釣大魚,女人對他來說就跟貨物冇什麼兩樣。

屬下點頭哈腰:“二少說得對,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?”

郭明澤打了個哈欠:“不是說要籌辦酒會嗎?那就快點吧,已經耽誤我好幾天時間了。

兩人行後上車,不一會兒就彙入了馬路上的車流中。

關月汐來到辦公室,心裡還是七上八下。

謝奕辰跟她說的那些話,究竟是什麼意思?難道他已經懷疑熠熠的身份了嗎?

尤其想到郭薇見過熠熠,甚至還跟他交談過,她心裡更加不能淡定,左思右想,隻好給夏欣然打了個電話。

“月汐,怎麼了?這麼早打電話過來。

夏欣然已經在上班,背景音聽起來有些吵鬨。

關月汐道:“欣然,熠熠在旁邊嗎?”

“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?上次熠熠生病後,我媽就建議我把我們家保姆帶來,現在熠熠每天都跟著她呢,你放心,梅姨是我媽的表姐,從小看著我長大,肯定會照顧好熠熠的。

關月汐頓時一陣感激。

“替我跟你媽說聲謝謝,這些我和熠熠真是太麻煩你們了。

夏欣然一笑:“客氣什麼?我媽說了,隻要你有空回家吃頓飯就好,從高中那時候見過你起,她就一直把你當女兒一樣看待,你還不知道嗎?”

關月汐點點頭:“好,下次有空我一定去看她,熠熠的病徹底康複了,正好也是我該離開的時候。

夏欣然一怔:“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好好的怎麼又說這個呢?”

她其實也一直勸關月汐留在國內。

京城那麼大,隻要他們注意些不跟謝奕辰碰麵,熠熠是他孩子的事,總能瞞下去的。

關月汐想了下,蹙眉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,謝奕辰已經開始懷疑熠熠的身份了?”

夏欣然神色動了下,道:“難怪前兩天有人在醫院問小昀的出生記錄,看來謝奕辰又在查你了。

關月汐的心頓時提起來:“那他冇查到什麼吧?”

“你放心,醫院這邊我已經打好招呼了,凡是有人追問小昀的身世,便立刻會有護士報到我這邊來,一定不會走漏一點風聲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