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明知道她生過孩子,還確定那孩子不是他的,還對她生了這種想法。

但想到他一旦見到熠熠,自己的身份就會被拆穿,兩個孩子也都會被他搶走,她心裡就湧起一陣驚恐。

“你放開,我不用你幫忙!”

她用力掙紮著,幾乎使儘了全身力氣,終於掙脫了男人的鉗製,從房間裡逃出來。

看她從房間倉惶逃離的背影,坐在床上的謝奕辰也十分意外,直到好一會兒後,才憤憤的咬了咬牙。

難道他就這麼差勁,都放下身段跟她說好話了,她還是不肯答應他!

“林叔,林叔!”

這麼一想,謝奕辰的臉頓時黑得不能看了,氣節敗壞的把林叔喊過來。

林叔正在樓下打盹呢,聽到聲音連忙疾步趕上來。

“少爺,有什麼吩咐?”

“扶我去浴室,我要洗澡!”

林叔詫異的看著他,剛纔不是已經洗過澡了麼?怎麼又要洗,難道少爺的潔癖又變嚴重了?

憂心忡忡的想著,他預備下次江醫生來的時候向他問一問。

少爺這病,真的不能再變重了,要不然以後哪裡還找得到老婆?

謝奕辰所說的洗澡,自然不是真的洗澡,不過是碰了某人之後慾火難耐,需要發泄一下。

披著一身寒氣從浴室出來,謝奕辰臉色依舊臭臭的,看一眼櫃子上剩下的半杯牛奶,拿起來一口飲儘,就躺到床上去了。

翌日,關月汐醒來的時候還有些不安。

昨晚謝奕辰對她說的話還曆曆在耳,她實在不敢想象,如果他真見到熠熠,會是什麼反應。

謝奕辰自然也不會輕易放棄。

她對關月汐的懷疑,不止於孩子的病,更在於孩子的身份。

他讓方謹把所有與關月汐有關的資料都重複查了幾遍,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,都找不到那個曾經與她發生關係的男人。

可是她卻莫名其妙有了孩子!

那那個孩子究竟是誰的?偏偏在那孩子住院的時候,方謹又在醫院裡看到了一個跟小昀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。

但除了雙胞胎,這世上根本不存在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。

難道這個孩子,是她偷來的?

他邊想邊看著關月汐,想著那天關月菲在餐廳跟他說過的話。

她說她生小昀時因為難產,曾經暈厥過,連具體過程都不記得。

仁愛醫院是夏家的產業,關月汐在醫院裡來去自如,方謹用儘手段,連她孩子的住院記錄都查不到。

這一切的一切,不得不讓人聯想到許多。

關月汐在他的注視下勉強將一塊吐司吃完,便放下刀叉道:“我吃飽了,你們慢慢吃。

林叔詫異看她一眼,道:“關小姐今天不跟少爺一起去上班嗎?天氣冷,你還是等等吧。

謝奕辰慢條斯理的喝完咖啡,把杯子放下道:“不用等,我也吃好了。

他邊說邊用餐巾抹了抹嘴,示意林叔推他出去。

關月汐猶豫了下,低頭跟上。

坐上車後,氣氛沉悶得嚇人。

謝奕辰不說話,關月汐也開口,兩人的目光各自注視著一個方向,刻意避開不去看對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