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月菲撅嘴,氣憤道:“還不都是你害的,如果不是你讓我騙他,我至於這麼害怕嗎?”

關永成把杯子往桌上一摜。

“怕什麼?他查也查了,問也問了,當初跟他談合同的人就是我,隻要我說是,他還能懷疑什麼?”

關月菲卻不解的蹙眉。

“那剛纔他問我的話是什麼意思?還問我當年到底生了幾個孩子?我還以為他知道我打過胎的事了。

關永成立刻用手指點住她,冷聲道:“這件事你千萬不能告訴他,如果讓他知道你跟彆的男人好過,還想不想當謝太太了?”

關月菲撇嘴,有些懊喪的道:“上次不都被他趕出淩雲山莊了嗎?還怎麼當謝太太!”

她不是不想當謝太太!

她是太想當了,所以上次用力過猛,以為隻要討好了謝奕辰變能順利上位。

誰知弄巧成拙,一時疏忽冇照顧好小昀,害自己被趕出來了。

與此同時,在京城西郊的一片彆墅區裡,也同樣有人收到了郭震華U盤的訊息。

郭明澤一臉不耐的坐在位置上,將兩條長腿交疊翹在麵前的辦公桌上。

“二少,現在怎麼辦?聽說U盤在那個女人身上的事,郭召謙也知道了,這兩天正想儘辦法跟她接觸。

郭明澤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話,道:“那個女人跟老頭子又不認識,像老頭子這麼多疑的人,怎麼可能把U盤交給她?”

“可是郭老死的時候,郭召謙也在場,那個照顧郭老的護士,就他派去的。

郭明澤陰狠的咬咬牙,激動的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“我就說,老頭子的死一定跟他有關!為了爭奪繼承權,郭召謙是什麼都乾得出來!”

屬下沉吟了下,建議道:“要不要把小姐也叫回來商量商量,如果繼承權真的被郭召謙搶去,對你們可就不妙了。

郭明澤想了想,煩躁的踢了下桌子。

“叫她回來有什麼用?她跟個花癡一樣,一天到晚就想著要找男人。

屬下眼前一亮,想到什麼似的道:“說到謝奕辰,拿到U盤的那個女人,似乎跟他也有關係?”

郭明澤頓時皺起眉:“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?敢跟謝奕辰搞在一起?”

謝奕辰的名聲,在京城可謂家喻戶曉,尋常女人就冇有幾個敢接近他。

屬下道:“據圈內的人說,她好像是什麼鬼才精算師,目前在給世秦賣命,但她跟謝奕辰之間的關係,似乎比跟秦時與還要親近,還有人看到他們經常坐同一輛車。

郭明澤想了下:“你真的確定U盤在她身上?”

如果這女人的來頭這麼大,老頭子把U盤交給她也有可能。

屬下點點頭:“聽外麵的傳言說,郭召謙不但送了花給她,還親自開車過去請她吃飯,便被拒絕了。

“哦?!”

郭明澤挑挑眉。

在他印象裡,這世界上好像還冇有拒絕過郭召謙的女人。

“那咱們也去瞧瞧,看這個女人長了什麼三頭六臂,連老頭子和郭召謙都主動往她身邊湊。

週末連續兩天,關月汐都是在夏欣然家過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