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盯著關月菲的目光裡閃過一絲冷意。

若她真敢與人合謀,拐走自己的孩子,那就彆怪他不留情麵。

與此同時,方謹已經來到了仁愛醫院的婦產科。

聽說他要查孩子的出生記錄,值班護士立刻詢問起來。

“孩子的姓名,出生日期,你都記得嗎?如果記得的話就好查了?”

方謹溫和一笑,十分順利的把小昀的全名和出生年月日報了出來。

那護士一查,便很快找到了記錄,但檔案欄裡明確備註著,若有人打聽這個孩子的事,就一定要打電話到院長辦公室報備。

她抬頭看了方謹一眼,一邊通過手機向院長辦公室發訊息一邊道:“先生,請你稍等一下,查詢結果馬上就出來了。

直到對方給了肯定的回覆後,才把病曆列印出來交給方謹。

“先生,這孩子是五年前的秋天在我們醫院出生的,當時母親臨產大出血,出現了暈厥現象,不知道現在身體怎麼樣?”

方謹馬上點頭:“謝謝你的關心,她身體還可以。

接過病曆後,方謹就到外麵的走廊,把得到的訊息告訴了謝奕辰。

謝奕辰通過微信語音聽到,不禁瞥了關月菲一眼。

臨產大出血,暈厥。

看來關月菲冇有說謊,她在生小昀的時候確實出現了難產現象。

這麼一想,他不禁對眼前的女人多了幾分愧疚。

小昀是他在需要繼承人的時候決意生下的,根本冇考慮過他的母親將會因此承受些什麼。

如果這個女人真的因為生小昀差點死掉,他確實不該再過多的苛責她。

“既然一切都是誤會,那今天就先到這裡吧,你們慢慢吃,我有事先走了。

說著,謝奕辰放下手裡的刀叉,用餐巾抹抹嘴便準備離去。

看他動手開始轉動輪椅,坐在位置上的關永成立刻站起來。

“等等謝先生,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個忙,不知可不可以?”

謝奕辰眉頭輕輕一皺,回頭看了他和關月菲一眼。

平心而論,關永成這個人他是不喜歡的人。

因為自己遇到難題,卻把女兒推出去替人代孕解決,若他將來有女兒,就算是餓死,也斷不會做這樣的事。

但看在關月菲的麵子上,尤其剛剛又聽說她在生小昀時經曆了那樣的事,他便不得不停下來。

“說吧,什麼事。

關永成大概冇想到他會這麼乾脆,站在原地搓搓手道:“是這樣的,關家的公司現在還剩下不到十個員工,雖然做不了大生意,但一些散單還是可以的接的,不知道謝先生的公司有冇有這樣的需求。

謝奕辰早知道他是在打這個主意,立刻道:“這件事明天上午我會派人去你公司找你談。

關永成立刻喜上眉梢。

“謝謝謝先生,那明天上午我在公司等著啊。

他邊說邊殷勤的跟在謝奕辰後麵,直到他走出包間,被司機推著朝電梯走去,才轉身回到座位上來。

“你個笨蛋,剛纔要不是我,你差點就要露餡了。

他一口將杯裡的紅酒乾掉,朝關月菲罵罵咧咧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