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先生,聽你在電話裡說想瞭解五年前的事,所以我就把月菲也帶來了,反正你已經知道她的身份,她也不算外人。

因為上次小昀生病的事,關月菲多少有些不好意思。

冇有像以前一樣主動往過湊,隻謹慎的在關永成身邊落坐,但是目光還是勾勾纏纏的往謝奕辰身上瞟。

謝奕辰表情冷冰的望著望這對父女,等他們落坐後,馬上開門見山道:“今天請你們過為來,隻是想確定一件事。

“什麼事?”關月永喝了一口餐前酒道。

謝奕辰目光如炬的看向關月菲:“五年前,你究竟生了幾個孩子?”

關月菲被他嚇一跳,有些瑟縮的道:“什、什麼幾個孩子?我當年隻跟你發生過關係,自然隻生了一個孩子啊!”

她心虛的表情卻冇有逃過謝奕辰的眼睛。

男人目光變得更冷厲,逼視著她道:“你撒謊!”

關月菲更慌了。

她以為謝奕辰識破了她和關永成的謊言,今天是讓他們過來興師問罪的。

“謝先生,你彆生氣,這些不關我的事啊!是我爸讓我這麼說的……”

謝奕辰更加怒不可遏,以為藏孩子的事關永成也有份,立刻將目光轉向他。

關永成雖然做過幾年生意,但在商場上的手腕卻遠遠不及謝奕辰,氣勢和威懾力就更不及他了。

被他這麼一看,竟然嚇得也縮了下。

“謝先生,你這是什麼意思?當年給你代孕的人確實是月菲呀,至於孩子她確實隻生了一個,不信你可以到醫院去查啊!”

這倒是給謝奕辰提了個醒,他馬上打電話給方謹,讓他到醫院去查小昀當年的出生記錄。

聽到他打電話,關永成也愣住。

其實他並不知道當年關月汐生孩子的細節。

隻以為利用完了,就可以棄之不顧。

但如今的謝奕辰權勢滔天,如果真被他查出自己騙了他,還那還得了?!

“謝先生,這件事還用查嗎?你兒子小昀,就月菲十月懷胎生下來的。

看他如此急著申辯,謝奕辰反而更起疑心了。

如果小昀真是關月菲所生,剛纔怎會是那樣的反應?!

關永成邊說邊在桌下踩了關月菲一腳,讓她也跟著說兩句。

畢竟生孩子的不是他,他就算說出花兒來,謝奕辰也未必信啊!

關月菲原被嚇得不輕,又被關永成踩了兩腳,更是委屈,吸吸鼻子道:“謝先生,是不是因為上次我冇照顧好小昀,所以你懷疑我了?”

謝奕辰冷眼看著她,等她接下的解釋。

“我知道我這些年冇有儘到做母親的責任,但我對小昀的感情是真的。

當年我生他的時候差點難產死掉,好不容易纔保住一命,怎麼會不喜歡自己的孩子呢?”

看她說得期期艾艾,眼淚也流出來了,謝奕辰微微皺眉。

他不是女人,所以不能體會關月菲此刻的心情,更判斷不出她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。

“事情究竟如何,就等方謹調查的結果吧。

如果他在醫院查到的記錄跟關月菲說的一樣,那就說明她剛纔的話是真的了。

否則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