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想了下,還是詞不達意的道:“你先出去玩吧,她很快就回來。

小昀畢竟是孩子,並冇有聽出他是在敷衍自己,立刻歡喜的跑到客廳去玩積木了。

林叔卻從謝奕辰臉上看出些異樣,剛纔又聽他說什麼孩子,不禁心生疑竇。

“少爺,關小姐她今天不回來了嗎?”

謝奕辰點點頭,想了下道:“打電話讓方謹過來,有點事要讓他辦。

林叔立刻會意,快步走過去拿起了電話。

半個小時後,方謹趕到。

在謝奕辰受傷的那段日子裡,山莊本有一間客房是屬於他的。

但後發現謝奕辰和關月汐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親密,謝奕辰的身體也漸漸康複,他就又回到自己的住所了。

“先生,聽說你找我。

他推門走進書房道。

謝奕辰點點頭,把之前他調查的與關月汐有關的資料丟到他麵前。

“去給我查清楚,關月汐的孩子到底得了什麼病?還有他在國內這段時間在哪裡接受治療,到時候一併告訴我。

方謹有些詫異的看著他。

他本以為,在得知關月汐已經有過孩子後,謝奕辰會放下對她的關注,冇想到竟然冇有。

但謝奕辰決定的事,向來是由不得彆人乾涉。

而且從創業到現在,他走的每一步雖然都受到過質疑,但最後他卻用結果實實在在打了那些懷疑他的人的臉。

大約就是因為這些原因,這個男人固執的程度是越來越嚴重了。

隻希望這次事情也像以前一樣,是他多想了。

方謹在心裡默默的想著,拿著謝奕辰給的資料便轉身去忙了。

仁愛醫院。

關月汐坐在病房前,看著插在熠熠手背上的吊瓶發呆。

這段日子她陪在小昀身邊的時間雖然多了,卻同時也忽略了熠熠。

她很想讓兩個孩子得到同樣的照顧,但事情偏偏不能如她所願。

當天晚上,關月汐就要醫院呆了一整晚。

第二天早上夏欣然過來換她,她在護士站的休息室裡睡了兩個小時。

在她睡覺的時候,方謹委派的私家偵探也打著替孩子看病的名頭,把仁愛醫院所有患有疑難雜症的孩子問了個遍。

因為上次郭薇曾告訴謝奕辰,關月汐接近他,是因為自己的孩子患有造血功能方便的疾病,迫切需要捐贈者,所以纔會把目標定在他們父子身上。

私家偵探通過各種手段,花一上午時間就把方謹要的資料搞到手了,拿到停車場交給他。

“方先生,這就是你要的全部資料。

他把一疊影印好的病曆交到方謹手上,表情有些得意洋洋。

方謹翻了翻,銳利的眼睛透過鏡片望著他:“真的都在這裡了?”

對方拍拍胸口:“要是有缺有漏的我絕對不收你錢,我乾這行也有十幾年了,你可以到外麵打聽打聽我的口碑。

方謹頭也未抬,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他。

見他出手如此大方,對方立刻點頭哈腰的接下。

“方先生,以後要是還有什麼問題你儘管找我啊,我給你打折。

方謹麵無表情的朝他點點頭,等他關上車門後,纔開燈看起手上的資料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