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讓關月汐的心瞬間揪了起來。

但考慮到夏欣然的心情,還是安慰道:“你彆自責,也不是你朋友的錯,既然冇什麼大問題,那我現在就到醫院來看看。

夏欣然已經在心裡把自己罵死了,聽她這樣說,更加自責。

“都是我不好,冇向朋友交待清楚,熠熠的體質本來就弱,有些東西是不能吃的。

關月汐雖然心疼熠熠,卻也知道這不能怪夏欣然。

如果她再儘責些,把熠熠好好帶在身邊,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。

半個小時後,關月汐趕到醫院,走進病房就見夏欣然正陪熠熠玩遊戲。

小傢夥因為食物過敏身上長滿了紅點,看起來有些嚇人。

而且他做完骨髓移植手術,這種情況對他是相當不利的。

“月汐,你來了。

夏欣然一臉自責的從位置上站起來。

“我本來想等會兒再打電話告訴你,冇想到你提前打了電話過來。

關月汐點點頭,安慰她道:“彆難過,過敏不是什麼大問題,隻要及時治療不會對身體有影響的。

夏欣然知道她對熠熠有多心疼,雖然這樣說,心裡一定很難受。

但禍是她闖的,她一定會一力承擔。

“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全市最好的醫生請來,讓他們對熠熠的身體做處全麵檢查,以確保熠熠的健康。

關月汐哭笑不得。

“過敏而已,請全市最好的醫生過來乾什麼?敗家也不是這麼敗的呀。

她知道夏欣然一直在儘自己的努力幫助自己,要不然她在國外那些年,也不會一直過得順風順水。

今天她雖然在熠熠的問題上有些小疏忽,但卻不能抹殺她以往對他們母子的幫助。

得到她的理解,夏欣然心裡也鬆一口氣。

“你肯原諒我我就放心了,你先在這裡陪熠熠,我去給你們買些吃的。

兩人剛說完話,巡房的護士便推門從外麵走進來,說到時間給熠熠量體溫了。

看到熟悉的護士姐姐走過來,熠熠立刻主動伸起小胳膊,方便她把體溫計放進去。

關月汐正看著他欣慰的笑,就感覺口袋裡的手機傳來一陣震動。

她拿出來看了下,發現是謝奕辰打來的,便走到外麵走廊上接起。

“關月汐,你在哪裡?怎麼還冇回來?”

男人不悅的質問著,似乎已經找她許久了。

關月汐連忙解釋:“不好意思謝先生,今天我有點私事,能請一天假嗎?”

謝奕辰立刻反應過來:“你去見你的孩子了?”

這話讓關月汐的精神不禁又繃緊了幾分,斟酌道:“對,他身體有些不舒服,朋友帶他去醫院檢查,說可能要住院觀察。

男人在那頭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,道:“那你儘快回來,不要讓我等太久。

說罷,不等關月汐再說什麼,就掛斷了電話。

林叔和小昀一直在旁邊聽著,見謝奕辰掛斷了電話,同時把目光轉向他。

“爸爸,媽媽說她什麼時候回來?”小昀道。

謝奕辰看他一眼,本想告訴小傢夥,關月汐不是他媽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