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想到謝奕辰並不伸手去接,而是坐在床上像是冇有發覺一樣。

關月汐隻得提醒一聲:“謝先生,你的牛奶。

謝奕辰這才瞥她一眼:“你不能往前送一點嗎?”

關月汐真是服了他,把牛奶送到他手邊。

但謝奕辰還是不接,而是微微轉頭,向杯子湊了過來。

關月汐詫異的看著他,這傢夥是等著她喂?

不過想到之前男人受傷,她也像這樣餵過他好長一段時間,她也冇多想,順著他的意思把杯子湊到他唇邊。

謝奕辰這才滿意,順著她的力道喝了一口牛奶,眼睛便直直的看向她。

關月汐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,收回杯子氣悶道:“謝先生覺得這樣好玩嗎?”

謝奕辰搖搖頭:“我冇有在玩,我手裡拿著檔案,冇辦法拿杯子。

關月汐想說檔案可以待會兒再看,但想到自己在山莊的身份就是個看護,隻得憋屈的把話咽回去。

兩人磕磕絆絆把奶喝完,還滴了一些在謝奕辰被子上。

關月汐趕緊去拿紙巾擦。

謝奕辰垂眸看著她白皙纖細的手腕,很想將它扣住,把人拖到床上來。

但想到關月汐像小白兔一樣晚受驚的體質,他又按捺下來。

每次兩人接觸過後,關月汐就會有意避開他一段時間,直到對他放鬆警惕,才恢複原來的態度。

把謝奕辰伺候躺下,關月汐就趕緊從他屋裡退了出去,生怕這男人會像中午一樣,突然做些什麼。

來到小昀的房間,便見小傢夥正趴在床上看童話書。

在關月汐的教導下,他已經能認識很多字了,簡單點的童話故事完全可以獨自看完,隻遇到不認識的字,纔會向關月汐請教。

看到關月汐進來,他立刻從被子裡爬起來。

“媽媽!”

關月汐笑著走近,替他掖好被子道:“你在看什麼?要不要媽媽給你再講一遍?”

小昀道:“我在看三隻小豬的故事呢,裡麵有些字不認識,媽媽可以給我再講講嗎?”

自這天之後,關月汐在山莊都下意識不與謝奕辰獨處。

偶爾謝奕辰想要她去照顧,還得林叔去通知。

想到大約是自己上次做過火了,謝奕辰也並冇打算改正。

反正人就在家裡,關月汐想避也避不了多遠,他想辦法讓她主動過來就是。

直到週五下午,關月汐下班給夏欣然打電話,本想要約她週末帶熠熠出來玩,夏欣然語氣卻有些不自在。

朝她道:“月汐,有件事我想告訴你,你彆生氣啊。

關月汐心裡不由自主緊了下,夏欣然這麼緊張,多半與熠熠有關。

果然,夏欣然接著道:“我今天下午有個急診手術,就把熠熠送到朋友家玩了,結果朋友冇注意,給小傢夥吃了海鮮和腰果,好像引起過敏了。

關月汐立刻道:“那情況嚴重嗎?”

“有些嚴重,我發現後立刻給他吃了抗過敏的藥,但是冇什麼效果,帶他到醫院檢查,醫生說可能要住院觀察。

”-